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蕃溪镇 >

安史之乱后唐朝的藩镇割据为何还能存在150多年

归档日期:07-22       文本归类:蕃溪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众所周知,公元755年是李唐王朝由盛转衰的重要一年,这一年是安史之乱的起点,此后八年间,唐朝被安史之乱拖垮,虽然剿灭了叛军,但放眼一看,全国各地都是藩镇割据,朝廷都拿这一情况没办法。

  但这一现象很是奇怪,古代封建王朝的中央集权思想是日益加深的,任何一个有作为的皇帝都不可能容忍自己手下有这么多不听指令的军阀存在,而底下的军阀们在拥有实力的同时,野心也会进一步膨胀,但偏偏这一百五十多年里,只要一造反,很可能就把皇帝推翻。

  但奇怪的是,这一百五十多年,皇权和藩镇势力虽然互有争斗,却还能保持平衡,甚至最后导致李唐灭亡,还是因为黄巢农民起义导致各方失衡。这又是为何呢?

  藩镇割据并不是唐朝建立之初就有的,唐初,政府采用了“道州县”三级制,同时在边地上设置有守捉、城、镇、军,总称也为道,但从李世民开始到武则天、唐玄宗,唐一直在开疆拓土,疆域辽阔难以有效管辖。

  特别是里长安最近的吐蕃,最为强大和危险,于是711年,贺拔延嗣被任命为凉州(治今甘肃省武威市)都督,专门防范吐蕃的入侵,河西藩镇成为唐朝第一个藩镇。而安禄山的卢龙镇,也是为了抵御北方契丹、奚等少数民族而设立的。

  从此以后藩镇制度便和中枢的南衙(朝堂官僚集团)北司(控制中央禁军的宦官集团)一起,成为大唐的三大支柱之一,皇权利用其互相平衡制约,有效地维护了帝国统治百年。

  而且藩镇真正遍地开花,还是在安史之乱之后,据统计晚唐时藩镇达到了89个之多。这是因为当时中央征兵是从南北朝继承下来的府兵制,这种制度最重要的特点是兵农合一,平时为耕种,农隙训练,战时从军打仗。而地方节度使为募兵制,军饷由地方筹措,招募的都是些流氓地痞居多,当兵就是为了吃口饱饭,加上长期和边地少数民族打仗,战斗力比中央的府兵强得多。

  因此安史之乱开始后,中央完全抵挡不住,只能让地方勤王,并且下放权力,让地方自主募兵,这样更多的节度使就出现了。

  藩镇割据有三个特点,第一是父死子承,虽然是中央不承认的,但有时候也没办法,不同意随时会造反的;第二是不向地方交税;第三是兵权自己把握。虽然藩镇类似地方小政权,但和唐前后朝代中的侯国并不一样。

  首先,藩镇的自治权并没有那么高。唐朝最刺头的节度使主要为卢龙镇(幽州镇)、魏博镇、成德镇的河朔三镇。但即使是这三镇,在中央对外征战中,也仍需派军出粮;同时,中央推行各种政令时,藩镇也要推行,比如晚唐的两税法;此外,藩镇里的官员中央可以任免。

  其次,藩镇割据的体系和诸侯国不同。诸侯国虽然是割据一方,地方政权,但仍是自上而下一个组织体系,诸侯就是地方上的皇帝,这一片区域全部听命于一人。但藩镇割据就不同了,它是一个中国历史上产生的一个新的组织体系,是一个自下而上形成的组织。

  很多人以为藩镇的不稳定因素是来源于藩镇的节度使,节度使有了政治野心,就会威胁到中央,其实不然。

  当时唐朝很多藩镇都发生过士兵哗变,杀掉节度使另立他人的事情,根本不经过中央批准。甚至还直接在长安发生哗变,比如唐德宗时期的泾原兵变。

  德宗建中三年(782年)皇帝李适开始削藩,当时成德节度使李宝臣死,其子李维岳要求继承(当时的藩镇大多数都是父子兄弟相继承,朝廷无可奈何),被唐德宗拒绝。于是李维岳联合魏博、淄青、山南东道等镇起兵谋反。到了783年,官军作战不利,皇帝下令泾原节度使姚令言率五千士卒抵长安转道去征战。谁知后勤工作太差,泾原军原以为到了长安后会得到封赏,结果德宗派了京兆尹王翃去慰问军队,王翃一个文官,对这件事的认识程度不够,结果招待工作极差,引起了士兵们的哗变,姚令言苦言相劝,众将士不听,姚令言派人火速报告德宗。李适听到后大惊,马上命令赏赐布帛二十车前往安抚军队 。结果慰问团刚到,叛军已经斩断城门,陈兵丹凤楼下了,皇帝赶紧出逃,躲到了奉天(今陕西乾县)。泾原兵进城后,废掉姚令言,推举原来的幽州节度使现在的检校太尉朱泚当了新皇帝,国号大秦。一时间华夏大地上除了有四个王、两个皇帝。最后德宗还是靠其他节度使起兵勤王和妥协,才稳定了局面。

  为什么各地节度使还会勤王呢?这是因为大家还尊李唐为皇帝,认为其还具有政治合法性。可见,藩镇问题的核心不在节度使,而在他们麾下的骄兵。这些全无畏上之心、忠诚之念的骄兵,陡然裁撤势必激起大乱,以中枢财赋供养更是无底洞。但也正是因为他们是从底层上来的,就没有了政治侵略性,他们唯一的要求是物质上的吃饱穿暖,因此唐政权可以利用藩镇,对各地方进行制衡。

  以安史之乱为区分线,唐朝历史其实割裂为泾渭分明的两块,之前可以算是“后隋朝”,之后则是“前宋朝”。当帝国由扩张变为内敛,从政治体制发展看,藩镇制就是这个从隋一直到宋的漫长转型期中,维系帝国统治和王朝基本版图的权宜之计。而北宋每次皇帝即位则厚赏禁军,不得不因此背负上沉重财政负担;包括宋开国战争中屠江州、屠成都的滥杀,正是唐朝五代骄兵现象的余波,也是帝国转型期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站在如今来看,我们的祖先原以为正常的自上而下的组织关系被藩镇这种自下而上的组织所冲击,但我们祖先也看到这种组织并不是一无是处,它既可对外御敌,也可对内制衡,也是有好处的。

  我们的传统观点总是认为非白即黑,形成两级分化的认知意识,但其实生活那么复杂,很多问题都处在灰色地带,没有绝对的好与坏,藩镇割据既如此。我们的一国两制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boxizhen/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