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突击 >

二战德中优秀的坦克手有哪些?

归档日期:09-30       文本归类:反突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额,详细是哪方面啊,你要说要他们的社会关系和平时生活也没办法找啊,一般他们的战绩都列举了,给个方向才成啊。

  二战中各交战国均有坦克王牌产生,和空军一样,德国坦克王牌的数量和战绩,也是最高的。在这些王牌中,驾乘“虎”I的最多,占全部王牌70%以上。虽然他们并不是在整个军旅生涯中都使用“虎”I,很多人在1944年以后又换装了“黑豹”和“虎王”,甚至驱逐战车,但取得最佳战绩的阶段,却大多是伴随“虎”I获得的。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虎”I的卓越,或至少说明从1942年底到1944年初,“虎”I是所向无敌的。

  “虎”I既赋予了德军装甲部队很大的技术优势,也使其乘员产生了高度的安全感和作战信心。不过,可以连续很长一段时间在残酷的战场上生存并不断提高战绩的王牌们,又不只是简单地依靠武器的优势。他们所受的严格训练、战斗经验和战术技能、武器性能的充分发挥外加一定的运气,才是王牌们取得傲人战绩的根本因素。

  1、德国头号坦克王牌-奥托·卡尔尤斯(Otto Carius)击毁坦克178辆,各种火炮100门以上

  1922年3月27日出生德国西南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茨韦布吕肯(Zweibrucken, Rheinland-Pfalz)。当他高中毕业的时候,二战爆发了,卡尔尤斯同当时其它热血沸腾但不明线步兵替补营,经过培训,他被分配到第21装甲团。

  1941年6月在“巴巴罗萨”行动中,卡尔尤斯作为38(t)坦克的装填手参加了战斗。经过一年东线的战火洗礼,由于表现出色,被选中参加候补军官的培训。1943年4月毕业后,授予少尉军衔,分配到刚刚组建的第502重坦克大队,任命为第2中队的1名车长,接收了新型的“虎”I坦克。

  1943年8月,第502大队在列宁格勒北段加入战斗。在配合党卫军第11装甲掷弹兵师-“北地师”(Nordland)在纳尔瓦(Narva)的桥头堡阻击苏联装甲部队的一次遭遇战中,卡尔尤斯的“虎”I被包围,但他巧妙迂回,击毁了4辆SU-85驱逐战车后扬长而去。及11月在基辅附近的一次战斗中,他指挥的“虎”I连续击毁了10辆T-34/76,其中1辆是在50米距离上!

  1944年2月~4月,卡尔尤斯被调到了爱沙尼亚东部,靠近芬兰湾南部的连比茨防守。在几乎没有步兵掩护的情况下(这是东线最贫弱的防线辆“虎”I数次击退了苏军装甲部队的进攻。7月,卡尔尤斯在多瑙堡创下了个人最辉煌的战绩-指挥一支小部队,击毁 17辆苏军JS-2坦克。8月,他被调往巴德波恩(Paderborn)加入新组成的第512驱逐战车营,仍旧指挥第2连,该营装备的是“猎虎”驱逐战车,在维也纳附近的多勒谢姆(Dollersheim)和赛尼(Senne)两处营地进行了训练。1945年3月8日,训练尚未结束,第2连就被派往锡格堡(Siegburg)附近前线、约翰尼斯·鲍尔特(Johannes Bolter),击毁139辆坦克,火炮不详。

  他一直在第502大队任车长,负伤7次,1945年5月停战前,临时编入由陆军士官学校学员组成的应急部队,在卡塞尔与英、美盟军作战直至投降C

  3、米切尔·魏特曼(Michael Wittmann),击毁138辆坦克,132门火炮。因波卡基村的战斗,阻止了英军对德军侧翼的包抄,被授予佩剑橡叶铁十字勋章,一时名气大噪。

  4、波尔特·伦道夫(Walter Lohndorff):击毁106辆坦克.火炮不详。

  他于1943年6月开始在第503大队第3中队服役,其第334号座车非常有名。

  5、阿尔博特·科舍尔(Albert Kerscher),击毁100辆坦克.火炮不详。

  他在第502大队第2中队任小队长,1945年4月21日,其指挥“虎”I式坦克在东普鲁士防御作战中达到个人战绩最高峰,并成功延迟了苏军的进攻,掩护数万难民在波罗的海登船逃往德国本土。

  1920年12月20日生于格劳温克(Grauwinkel)的施韦德尼兹(Schweidnitz,今波兰的希维德尼察)。1931年随母迁回德国,来到其父在乌克马科(Uckermark)的达米(Daimme)租种的农场定居。

  7、卡尔·布雷曼尼(Karl Brommann),击毁92辆坦克,火炮不详。

  布雷曼尼在武装党卫军第103/503(SS103/503)重坦克营服役,其在1945年2月2日至3月18日的战斗中共击毁敌坦克66辆、火炮44门及卡车15辆,但他的大多数战绩是在驾驶“虎王”时取得的。

  8、埃里希·雷茨克(Erich Litzke),击毁76坦克.火炮61门。

  9、约翰尼·穆勒(johann Muller),击毁72辆坦克,火炮不详

  穆勒是第502大队第3中队的小队长,在1944年1月25日的北部战线辆“虎” I一次战斗共击毁41辆苏军坦克,其中穆勒“包办”25辆。

  10、海因兹·毛斯伯格(Heinz Mau**erg):击毁57辆坦克,火炮不详。

  另据西方非正式资料显示,第503大队的库特·内斯佩尔(Kurt Knispel)的战绩为168辆坦克。由于其中大部分战果是其作为装填手和炮长时取得的,故按照当时德军的统计惯例,击毁数字都记在车长头上。他后来成为“虎”I和“虎王”式坦克的车长,转战东、西两线月底阵亡,又缔造了击毁42辆坦克的战绩。许多战史学家认为他的总战绩应该超过195辆坦克,但均无确认。

  二战中,德国有很多著名的坦克手。其中,有三个坦克手很是抢眼。一个是希特勒师装甲侦查营营长梅耶,此人在东线,获得了装甲梅耶的称呼。梅耶极其手下凶残无比,他的一条狗被苏军炸死,他就亲手杀了30个苏联平民泄恨。还有一个是卡洛斯少尉。他一生共击毁130门战防炮和170辆坦克,战绩赫赫。其中最著名的是波兰的马里纳瓦村之战,他率八辆虎击溃了苏军一个坦克团,其中击毁了十余辆斯大林-2坦克,而斯大林-2拥有122mm炮!卡洛斯此战乃奇袭经典战例。并且,卡洛斯在战后活了下来,写了一部著名的泥泞中的虎》。最后一个坦克手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魏特曼了。1944年,在诺曼底附近,魏特曼单车杀入英军一个坦克旅中,干掉了27辆坦克。不过,几日后,魏特曼在106公路阵亡。

  展开全部虽然是坦克指挥官 但是这样的指挥官这是太少了虽然他们是德国纳粹指挥官 但是能做到他这样的盟军指挥官有几个“如果我们为命运女神所抛弃,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在劫难逃,那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会给我们一个金属的坟墓。” ——德军《装甲兵之歌》

  1944年1月东线年夏天以来,南线一直是苏德战场上的焦点,双方最大最强的主力集团在这里展开着激烈的厮杀。1944年初,苏联军两个方面军对德军的卡涅夫突出部形成挟击之势。为掌握主动权,苏军不顾冬春泥泞地形,决心拔除这枚钢钉。

  1月28日,以苏联近卫第5坦克集团军为首的精锐部队完成了对突出部德军的合围,史称“切尔卡瑟钢铁口袋”。德军两个军近6万人被困,其中唯一的装甲师是著名的武装SS“维京师”。5 i3 g)

  德国元帅曼施坦因决心集结兵力,在解围的同时重创苏军,不幸的是他高估了此时手中握有的实力。自2月10日至2月15日,十余万德军与更多的苏军殊死血战。包围圈内外的德军仅距离不到10千米,但是这最后几千米的路程,对外围业已精疲力尽的德国军人而言,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完的.曼施坦因无奈地电告被围部队:救援部队力量以耗尽,你部只能自行突围。风雪交加、连夜血战中的被围德军心情异常沉重。

  被围德军最高指挥官是施特默尔曼将军,不愧为典型的德意志军官,期间他整编部队,保持士气,顽强抵抗,拒绝投降。苏军派来使者要求德军投降,将军尽可能找来好酒好菜招待了使者,并约定战场上再见。此时将军下定决心,自行突出重围。)

  2月16日,暴风雪夜。被困德军丢弃了所有辎重,含泪放弃了两千余名重伤员(在东线,无论苏德都没有收容敌方重伤员的习惯)。施特默尔曼将军布置好突围步骤后,平静地对部属说:“我将与后卫部队在一起,兄弟们,包围圈外见。”

  五万五千名德军以维京师为先头,企图悄悄突围,但很快就被苏军发现,熊熊烈火中,腥风血雨,尸横遍野。骄傲的维京尖刀捅开了缺口,被围德军在2月17日中午冲到格尼洛伊提基河边,友军就在彼岸——但是,没有桥,也没有船。在放弃了所有重装备后,德军自发组织起来,维持秩序,三万五千人在浅水区成功渡河。

  尽管后卫部队殊死抵抗,但强大的苏军仍然切断了缺口,没来得及渡河的还有两万多德军。他们在冰凉的荒野中,没有任何重武器,又累又饿。苏联将军的指示是:“我们已经给过德国人不止一次投降的机会了,既然他们不珍惜,那么,骑兵小伙子们,尽情地攻击吧!”在密集的炮火攻击后,骑兵冲上来猛砍猛杀,许多投降德军举起的双手也被劈掉。

  定格瞬间:战后,苏军打扫战场时,在战况最激烈的高地上发现了施特默尔曼将军的尸体,手里紧紧握着一枝步枪。他的制服血迹斑斑,但胸前的勋章却熠熠生辉;他的身旁,横七竖八地躺着维京师的后卫营——担任阻击任务的这支小部队,以尽数战死的代价,换来了大量同胞的生还,苏联人默然良久,最后以军礼安葬了这位从容倒在后卫阵地上的德国将军。

  1944年的春天,因为XTL的犹豫不决,德军的中央集团军群早已被击溃,德军的大部分部队早已丧失战斗力,库尔斯克会战上因为XTL战略上的失误,表现出色的德军不得不战略大撤退,从此丧失了在东线的主动权,德军随后虽然试图组过几次局部反攻,但皆因XTL的横加干预而失败。仅有党卫军的几支装甲师仍然有战斗力,唯京师就是其中的一支,在东线血战多年的唯京师就是苏军所有指战员的梦魇,也是古德里安将军手中的王牌,在科尔松战役中表现出色,并多次创造奇迹。

  库尔斯克会战结束以后,德军元气大伤,不得不转攻为守。XTL痛切感到德军装甲部队的短缺,不惜血本将几支党卫军精英部队全部升级为装甲师。维京师1943年10月间接受大批新装备,在原来一个营的马克4型坦克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营的豹式坦克,和一个营的追猎者坦克歼击车,100毫米以上重炮全部更换成自行火炮。入冬以后,苏军在科尔松地区集结三个方面军约60万人发动钳形攻势,企图围歼这里的15万德军。1944年1月5日,科涅夫大将率领的第2乌克兰方面军从南侧发动进攻,经过激战于1月28日和第1乌克兰方面军会师,包括维京师在内的6万德军被团团包围在科尔松地区,斯大林格勒的惨剧似乎又要重演。

  擅长纸上谈兵的XTL在地图上勾画出一个大胆设想,他再次严令科尔松德军固守待援,同时命令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官曼斯坦因组织精锐装甲部队解围,里应外合歼灭围困科尔松的苏军。解围的任务交给第3装甲军。第3装甲军下属国防军第1、16、17装甲师和党卫军1th ss 警卫旗队装甲师,是曼斯坦因手中的王牌部队。曼斯坦因发誓不让斯大林格勒的惨剧重演,他一面命令胡伯不惜一切代价突破苏军重围,一面恳求XTL允许科尔松德军撤退,XTL不予理睬。胡伯言简意赅地发电给被围困的德军司令官:“我来了。” 第3装甲军果然不负众望,成功地在苏军防线上打开一条通道,直达科尔松南面十几公里的的列斯扬卡。到此时德军统帅部上上下下都已经明白在科尔松击破苏军无异于白日做梦,能把困在里面的德军解救出来就很不错了。曼斯坦因违抗XTL的命令,指示科尔松德军向南突围和第3装甲军会合。XTL事后才勉强批准了这个指令。

  2月17日清晨4点,被围德军丢弃了几乎所有重武器,德军含泪舍弃所有重伤员至于雪地中冻死。以唯京师为前锋,在夜幕的掩护下组成两个纵队向列斯扬卡方向突围。在凌晨六时左右突破苏军前三道防线时遭遇苏军极为激烈的抵抗,惨烈的战斗就发生在这里,唯一仍有战斗力的维京师官兵依然坚持狙击追来的苏军部队而把渡河的希望留给了其余部队,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日耳曼尼亚团301重坦克歼击营的一辆黑豹坦克和一辆猎豹坦克歼击车。

  这是党卫军维京师日耳曼尼亚团的一个坦克歼击营分队,车号041的一辆猎豹坦克歼击车,车长是来自警卫旗队师(1th ss Panzer Division Lahss)的一名少尉克里曼 -- 一位高大英俊的北欧日耳曼人,它是42年加入的唯京师装甲分队,先前驾驶4号坦克,后分配到301重坦克歼击营,连同他的炮手海因茨诺曼,副驾驶霍尔蒂,正驾驶克斯,组成了这辆坦克成员组,猎豹坦克配备有88毫米Pak39火炮,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在哈尔科夫地区接受战地训练,艰苦的普鲁士风格军事训练在加上北欧人与生俱来沉默寡言的性格使他们进步神速,他们迫切的渴望与苏军一战。他们也许不知道,几天之后他们就要面临一场使他们永远留在东线大草原上的战斗。

  黑豹坦克车组的成员同样来自于维京师,车号74,配属于瓦罗尼恩突击(SS Sturmbrigade wallonine)。几个月前刚刚前往科尔松和维京师会合,成员都是从各部队抽调的:车长汉尔松居然是来自海军“格奈森诺”号战列巡洋舰的观瞄手,驾驶员帕克林德是从比利时招募的瓦罗尼亚人,炮手弗雷德克。森格同样来自北欧志愿者,机电员林茨来自警卫旗队师的新兵,副炮手/装弹手海因茨是原国防军的成员。黑豹装备了75毫米kwk 42 L/70火炮,最大公路时速55km/h,越野最大时速30km/h,备弹79发。维京师装备的是黑豹的G型,这型坦克改进了燃油供应系统,比较适合在俄国寒冷的气候使用,而且这批黑豹装备了HL210 P30发动机,是一批最新型的黑豹。

  黑豹车长在与他的驾驶员谈话中告诉他的驾驶员,如果坦克被击中,必须在11秒之内打开底部逃生口,否则只有被烧死的可能,他同时直言不讳的告诉其余成员,一旦被苏军抓住,他们的下场就是就地枪决。

  301营的克里曼少尉这几天参加了几次前线的侦察行动,和苏军的前线部队发生了交火,并遇到了苏军的kv2重型坦克,小伙子们表现的不错,摧毁了一辆kv2,击伤了一辆。这几天的严峻形势使他意识到苏军的反击就会在最近,他私下曾和他的炮手交谈过,认为这次苏军很难馋,也许是一部分苏军近卫师的成员,最近的形势越来越不力,很多部队减员几乎一半,也许过几天,他们也会随他们的坦克一同战死……

  2月17日,以党卫军维京师为先头部队的德军尖刀开始突围,到凌晨时遭遇苏军的顽强狙击,某些德军士兵甚至身绑炸药与苏军坦克同归于尽,74号车的电机员战死,他被流弹机中了左胸,74号车组的成员把它的尸体缓缓翻过去放在地上,他们无暇顾及死者,必须要靠他们的狙击,前边的渡河突围部队才有可能在苏军到来之前渡河,那可是近12万的德军啊,汉尔松告诉他的成员只能拼死一战,这时坦克里腾的跳进一个党卫军军官,看到他肩上那代表荣誉的闪电和4个四角星的领章 -- 瓦罗尼亚团的德兰克冯诺德少校,他没有随部队撤退,只是留下来要与后卫部队一同狙击苏军,此时,74号车组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悲情气氛,大机都知道没有机会生还。此时诺德少校清了清嗓子,开口了。

  “好的,没有他**废话,祖国在身后,柏林在向我们微笑,我们的忠诚是什么?”

  此时的猎豹坦克歼击车就在几十米之外,他们也留了下来,成员都是经历过大战考验的老兵,从克里曼少尉黑色制服上闪闪发光的25次坦克击毁记录勋章上就能看出,它是个出色的老手,和所有党卫军的坦克兵一样,他的偶像也是米歇尔魏特曼,他立志今天要在给自己家上一枚25次坦克击毁纪录,让该死的俄国老来吧!

  凌晨时分,灰蒙蒙的大地透出一丝诡异,74号黑豹的车长汉尔松一直在通过望远镜观察几公里之外的一片草地,苏军最有可能从那里出现。过了一会儿,汉尔松有点瞌睡时,大地开始颤抖,他没有惊慌,嘴角露出诡异的一丝微笑,另一辆猎豹已经做好了准备,苏军坦克是一水的t34,他门火炮的有效射程仅仅600米,而德军的88炮可以在2公里的距离准确击毁苏军坦克。他们决定,死,也要拉足垫背,要尽最后的努力。

  砰!沉闷的88炮在1800米的距离开火了,一辆苏军t34被击中!苏军坦克顿时慌神,他们急忙寻找火炮的来源,有经验的苏军坦克成员清楚这是88炮的声音,不是虎王就是猎豹,这可不好对付。

  砰!又一声,这次是黑豹,简直是神线,穿过第一辆之后又击毁后面的一辆,汉尔松庆幸自己没有使用破甲弹。

  战斗在继续,不断有苏军坦克被击毁,但是无奈却因射程问题打不到德军坦克,苏军坦克只能一部分吸引德军坦克,由于黑豹坦克侧装甲防护相对比较薄弱,所以给其提供侧翼掩护是相当重要的。在任何情况下分队指挥官都必须注意协调调动掩护部队,苏军指挥员显然知道这一点,30辆t34迅速的接近黑豹,到了攻击距离时,一辆苏军坦克猛地冲上一个高坡,这辆坦克确定他下面就是那辆该死的黑豹。

  汉尔松料定苏军有企图,果然苏军侧翼的坦克冲了过来,一发75炮弹立即让苏军坦克趴在那里。“1点方向,三辆罐头盒(t34的称呼),左边一辆,开火”!命中,开炮闸,退弹壳,装弹,瞄准,开火,重复了三次动作,三辆坦克全部报废,黑豹开始高速行进迂回到t34的侧翼,在德军中有一个战术,叫战场编队侦查战术,(Gefechtsaufklarung)它是最早的坦克高速运动开火战术,对坦克的性能成员素质有极高要求,这个战术的要点就是要求距敌1000-2000米处又使敌火力射击而暴露位置,然后再由坦克实施打击,坦克炮发射何种弹药以及发射数量由战术指挥官通过无线电台下达命令,这样就可以非常高效率的打击敌军坦克,苏军是非常害怕75炮的,所以苏军极力避免在开阔地形上与黑豹交火。

  眼下的情况,苏军26辆坦克包围一辆黑豹,而另一辆猎豹坦克歼击车显然采取了和黑豹相同的战术,又使苏军到开阔地,这样猎豹的88炮就会发挥更大的威力,克里曼此时已经击毁了6辆t34,都是在1500的距离上一炮击毁!

  黑豹并未慌张,他们占据了优势,他们从西向东顺时针像打靶一样击毁苏军坦克,而黑豹自己也已经被击中了不下10炮,但是所有的苏军炮弹都是被一下弹开,苏军有几辆坦克已经接近了800米内,黑豹集中火力开始打击这些威胁较大的坦克。“6点方向,瞄准完毕,开火,命中!还有一辆,M的!让他尝尝这个,装弹,开火!命中!帕克林德,3倍速度后退,去那个高坡!”

  汉尔松紧张的下达命令,临时充当电机员的诺德少校操纵MG34,沉稳的射击苏军接近的步兵“**,真多,来把俄国佬!”一边高声咒骂一边向苏军射击。此时苏军已经被击毁了11辆坦克,加上猎豹的9辆战绩,他们击毁了一半多的苏军坦克,只是源源不断涌上来的苏军坦克如同潮水一样,他们根本没有多余时间去充分瞄准,全靠平时的练习,两辆德军坦克面对多达200辆的苏军坦克会是什么场景,两条孤独的虎面对群狼,必须合作才能活下去,显然苏军没给他们这个机会,两辆坦克只是不断的射击斜向方向的苏军坦克才免强保持着1000米的间隔。

  轰!猎豹被击中!苏军击中了猎豹,但是猎豹并为断气,他仍然坚持射击,此时车里还活着克里曼和海因茨诺曼,他们一人装弹,一人瞄准射击,击毁了两辆从侧翼靠近黑豹的坦克。伟大的战友情!黑豹车上的众人眼睛湿润了,几名苏军步兵接近了猎豹,他们撬开舱盖,用pps41一通扫射,克里曼和海因茨被打得血肉横飞,克里曼的半个头都被打掉了。

  黑豹此时机动到了一个无法再退的位置,他们不惜以毁伤发动机的方法高速后撤到2000米之外,然后熄灭发动机,汉尔松沉着的指挥:“瞄准,开火,命中,装弹,开火,命中”

  机械的动作,机械的冰冷,一辆辆逼近的t34被击毁,黑豹自己也身中数弹:右负重轮被机毁,诺德少校被震得满头是血,炮弹仅剩21发,但是他们击毁了51辆的t34,够本了!黑豹依然在射击,依然在抵抗,他们不知道唯京师是否已成功突围渡河,他们的任务就是死守,战斗到狂热的德军显然震慑住了苏军,不一会儿苏军的乌拉尔-2强击机赶来,对着黑豹就是一通火箭弹,黑豹的发动机被击毁!成员阵亡四人,仅存的诺德少校自己装弹,自己射击,苏军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到底要顽强到何时?他们的准头太强了!

  最后一发炮弹打完,前面留下了16辆报废的钢铁,黑豹也气数以尽,苏军靠近了黑豹,诺德少校身绑炸药(黑豹内部留有大量用于近战的手榴弹),用MG34向苏军射击,苏军的坦克兵爬出坦克,朝松开的黑豹舱盖扔进手榴弹企图炸死诺德少校,诺德少校被炸断了一条胳膊。临死之前,他还是拉响了身上的炸药……

  两辆党卫军维京装甲师坦克完成了使命,他们共记击毁了79辆苏军坦克,其中黑豹自己击毁了67辆,打扫战场时苏军发现了德军阵亡坦克兵的遗体,都被炸得血肉模糊,他们从尸体上找到一个像叶十字勋章,这个,诺德少校的。苏军为德军官兵举行了简短的葬礼,德军官兵在阵亡之前,忠诚的履行了“荣誉即吾之忠诚”的誓言。

  展开全部米切尔·魏特曼“魏特曼在波卡基村”* 诺曼底登陆一周后的1944年6月13日,在盟军的反复空袭下,魏特曼指挥的武装党卫队第101重型坦克营第2连从Beauvais到波卡基村时只剩下了4辆虎式和1辆4式坦克。他们位于213高地附近,接到的任务是制止英国第7装甲师(北非战役时著名的“沙漠之鼠”)的前进(据信他们会穿过村子),保卫德军的侧翼(背后是“勒尔”装甲师)和维持到卡昂的道路畅通。早上8点,他的坦克连盯上了一个正在波卡基村附近一条下凹的公路上前进的英军装甲纵队,魏特曼等到车队离他不到100米时才开火,而且首先击毁了第一辆和最后一辆车辆,堵塞了英军逃离的道路。在一个小树丛的掩护下,魏特曼先把英军打头的一辆半履带车炸翻,然后是最后一辆,接着挨个用88毫米炮替一片混乱的英军车辆“点名”。在这紧张而刺激的短短5分钟内,魏特曼的连将25辆第7装甲师22装甲旅第4伦敦团(外号“快枪手Sharpshooters”,结果是挨打能手)的“克伦威尔”和“萤火虫**”坦克送上了天,还有28辆其他车辆***(14辆半履带车和14辆“布伦”式运输车),自己却毫无损伤。同时,他指挥下的另3辆虎式和那辆4式坦克在213高地上为他提供了火力支援,8辆来自第101重型坦克营第1连的坦克冲进了波卡基村攻击英军的另一个纵队。在接下来的街道巷战中,魏特曼的“老虎”履带让一门英军的6磅反坦克炮(57毫米口径)敲掉了,整个乘员组被迫撤离了坦克,在那场战斗中还有两辆虎式坦克也毁于这种火炮。但到晚上时,波卡基村回到了德军手中,英军在这场战斗中共损失25辆坦克、14辆半履带车和 14辆“布伦”式运输车,还有几百名士兵。第101重型坦克营在波卡基村损失了六辆宝贵的“老虎”,换来的是英军在以后的进攻中都变得小心翼翼,看见任何被怀疑为“虎式”的目标就呼叫空军。可以说魏特曼的进攻制止了英军穿过波卡基村进攻卡昂的努力。**** *:波卡基村战斗的过程有好几个版本,这里恐怕是对德军(魏特曼)最褒扬的一种,因为是魏特曼的小传,所以采用了,可以参见本站的另一篇介绍。作者一向认为每个人眼中的历史就象依谢尔伦的杨威利说的:“真实这种东西,就跟生日一样,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不能只因为和事实不一致,就指责是谎言”。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因为美制M4“薛尔曼”坦克的75毫米短身管炮火力不足(面对“虎式”和“豹式”时几乎毫无用处),英军将其17磅反坦克炮装上了“薛尔曼”。这种配备了76毫米长管炮的“薛尔曼”坦克被称为“薛尔曼 萤火虫Sherman Firefly”坦克,这里我就叫它“萤火虫”坦克了。英军为其每个坦克排(5辆)装备一辆“萤火虫”。美军在诺曼底战役时甚至连“萤火虫”也没有,只能依靠M10自行反坦克炮,还好德军装甲部队几乎都集中在英军正面。 ***:英军的资料显示那天共损失了20辆“克伦威尔”、4辆“薛尔曼”(全是装备75毫米/17磅长管炮的“萤火虫”版本)、3辆“斯图尔特”,14辆半履带车和 14辆“布伦”式运输车(也有人称之为万能输送车,英语为Universal Carrier) ****:蒙哥马利对英国第7装甲师给予厚望,因为它的战斗经验丰富,又是跟他一起从阿拉曼开始作战的老部队,他的传记中只是简单提到了它在展开时有一个纵队在波卡基村与“虎式”坦克的激烈战斗中损失惨重。其实他希望第7装甲师在德军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直插那时德军薄弱的后方,但事实上沙漠战的经验对小树丛中的羊肠小道和树篱间的战斗毫无用处。英国第2集团军军长登普西在战后评论这场战斗时直接得多:“第7装甲师躺在它过去的荣誉上,整个(波卡基村)战斗简直是一个耻辱”。当该师在后来7月和8月的“赛马场”、“古德伍德”和“蓝上衣”等战斗中一次又一次让他失望时,他在44年8月3日把该师师长厄斯金、师炮兵指挥官、装甲旅长一起撤了职,还包括该师所属的30军军长巴克纳。

  展开全部近卫军上尉:康斯坦丁·萨莫金,69辆,13辆其他装甲车辆,82门火炮,117辆车辆;在1942年2月23日阵亡。中尉:德米特里·拉夫宁克(T-34坦克,第四坦克旅),52辆,包括突击炮;大尉:日诺维·克罗巴诺夫(KV1,第一坦克师):22辆,2门反坦克炮,炮手-A·M·尤素夫;

  少尉:P·M·马什尼科夫(T-34,第六近卫机械化军):17辆,包括突击炮,炮手-安伏罗夫中士;

  中尉:西蒙·可诺瓦洛夫(KV-1,第15坦克旅):16辆,2辆装甲车和8辆其他车辆;

  中尉:帕伏尔·霍洛希洛夫(KV-1,第12坦克团):16辆,包括4门自行火炮,其他车辆若干;

  中尉:伊万·德普塔图夫(第36坦克旅):11辆,包括2辆突击炮,外加3辆半履带车;

  中尉:谢尔盖耶维奇·尤里·索科罗夫(T-34,45近卫坦克旅):10辆,包括9辆突击炮,2门反坦克炮,2个据点,8辆半履带车,15辆其他车辆;

  中尉:库卡林(T-34,第四坦克旅):9辆,炮手-1级军士?伊万·旅布什金;

  上尉:阿列克谢·波索夫(KV-1):8辆,1941年11月18日撞毁了一架飞机,39年8月27日干掉了几门火炮;

  中尉:拖卡列夫(T-34,52近卫坦克旅):8辆,炮手-1级军士G·P·克马力切夫;

  少尉:亚历山大·米蓼科夫(T-34,53近卫坦克旅):7辆,一些反坦克炮;

  少尉:A·巴布科夫(T-34):7辆,包括一辆坦克歼击车,炮手-A·D·祖克;

  少尉:亚历山大·奥斯金(T-34/85,53近卫坦克旅):5或6辆,炮手-军士米哈伊德洛夫·阿布巴凯;

  莎基·亚马雷特迪诺夫(T-34,41近卫坦克旅):5辆,8门反坦克炮和3辆半履带车;

  上尉:尼古拉伊·雷什特尼科夫(25坦克旅):5辆,包括一辆突击炮,12辆车辆;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tuji/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