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攻 >

华北战场著名的野八旅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反围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解放战争时期,在华北战场上,我军有一支叫做“野八旅”的部队,它具有钢铁的意志,猛虎的威风,在多次战役中,勇打头阵,屡建大功,深受人民群众的爱戴,就连敌人也非常佩服。它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3军188师。

  188师是一支诞生于抗日战争烽火之中具有辉煌历史、威名显赫、战功卓著的英雄部队。1937年8月,派红军团长孟庆山从延安赴冀中,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年底,以孟庆山为司令员的河北游击军光荣诞生。1938年5月,改编为八路军第3纵队兼冀中军区之第10支队兼第4军分区。1940年7月,改称冀中军区第9军分区。1945年9月以9分区首长、机关及主力部队组成冀中(杨成武)纵队第3支队,10月改称第13旅,旅长兼政委王道邦。1946年6月,整编为晋察冀军区第3纵队第8旅,习称“野八旅”,旅长易耀彩(后王道邦、宋玉琳),政委王道邦(后黄文明),下辖第22、23、24团。1948年5月,随纵队划归华北军区第2兵团建制。1949年1月,8旅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3军188师,归19兵团建制,师长张挺(后张英辉),政委李线团。

  在抗日战争中,188师的前身部队首创了闻名中外的平原地道战,组建了神出鬼没的白洋淀雁翎队和机智勇敢的敌后武工队。解放战争时期,转战华北、西北8省,先后参加了大同、张家口、保北、石家庄、平津、太原、兰州等24个主要战役。抗美援朝,该师突破临津江、血战铁原、保卫开城,打出了国威军威。在光荣的革命征程中,经受了各种艰难困苦的磨练,于战争烈火中百炼成钢。该师整体素质高,攻守兼备,战斗作风特别顽强,是晋察冀军区头等主力部队。华北人民赞誉“野八旅”:英勇善战、劳苦功高。

  562团前身是1946年3月,以陕甘宁教导2旅独立团、冀中(杨成武)纵队直属暂编41团、原第11旅31团合编而成的第13旅32团,同年6月改番号为8旅22团。该团有一定红军基础,战斗力较强。563团前身冀中9分区24团,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为13旅37团、8旅23团。著名的“雁翎队”是其前身之一。563团属冀中老部队,军、师主力团,具有敢打硬拼的精神和机智灵活的战斗作风。该团及所属3个营均荣立过大功,在我军序列中以骁勇善战著称。564团前身是冀中9分区28团,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为13旅39团、8旅24团。该团也是冀中老部队,战斗积极性高,能打硬仗。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188师涌现出“群众纪律模范团”“大功团”“钢铁第一营”“猛虎连”“宁死不屈的八勇士”和燕秀峰(小兵张嘎原型)、张新年、于希贤、郭恩志、苏文禄等一大批英模群体和英模个人。培养出孟庆山、韩伟、王紫峰、王道邦、魏洪亮、徐信、张英辉等开国将领和省军级以上领导百余名。

  1946年11月中旬,军53军、94军从平汉线北端分两路西犯易县,企图将我晋察冀解放区分割成南北两部分,晋察冀野战军决心集中兵力歼灭南路94军4个团于门墩山、二十里铺地区。

  11月16日晚,3纵8旅奉命向樊家台展开攻击,因敌美械火力猛烈,进展迟缓。为加速歼敌,17日凌晨,纵队令23团第1营迅速插入敌侧后,割断樊家台与南桥头两敌之间的联系,依托刘家沟向樊家台西北攻击。

  受领任务后,1营在营长朱彪、教导员曹良的指挥下,在天亮之前急进至刘家沟,击溃敌1个连并立即向樊家台展开攻击。敌察觉侧背受到威胁,南桥头之敌即攻击我1营侧后,樊家台之敌也以约两个连的兵力向我反击,1营被迫撤守刘家沟。

  刘家沟是一个小村庄,不足百户,四面平地,无险可守。17日7时许,敌94军第5师3000余人将我1营团团包围,该营与上级和友邻部队完全失去了联系。

  8时,敌以约1个团的兵力在炮火支援下,向1营阵地压过来。面对全副美式装备的敌人,战士们沉着应战,依托村落有利地形,英勇地回击敌人。村东南的1连伤亡越来越多,弹药也越来越少,连长窦云刚毫不畏惧,号召大家与阵地共存亡。村西南的2连阵地是敌人主要进攻方向,敌一口气打了上千发炮弹。反复厮杀后,2连从64人战斗到仅剩下1名排长和1名战士。

  中午12时,敌又发起进攻,前面有美制坦克打冲锋,后面有美制大炮做掩护,头上有美制飞机疯狂地俯冲扫射,刘家沟全村房屋几乎都被炸塌,到处是浓烟火海。营长朱彪果断命令各连边战边退,撤至村内依托房屋继续坚守。敌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下午14时,战斗到了白热化状态,敌人的进攻丝毫不减,向汹涌的浪潮一般。情况越来越严重,1营将各连撤下来的人员集中在村南两个院子里,继续顽强抗击。朱彪和曹良也先后负伤,全营能战斗的越来越少。

  残阳如血,敌人想在天黑前拿下阵地,于黄昏时分发动了最后一次猛烈的进攻。1营顽强据守,死不后退。敌人又一次败下阵来,灰心丧气,互相责骂。

  晚20时,村外突然传来了我主力部队的军号声,猛烈的枪炮声滚滚而来。1营的战士们高兴地喊起来:“我们的部队到了,冲啊!”他们忘记了伤口的疼痛,忘记了饥饿和疲劳,向惊慌失措的敌人冲去,与前来接应的23团主力会合。

  刘家沟战斗,1营以钢铁般的革命意志,在敌我力量极为悬殊的情况下,鏖战竟日,打退敌人十余次进攻,守住了阵地,毙伤敌700多人,击毁、击伤敌坦克2辆,沉重打击了素称精锐的蒋介石嫡系第94军的嚣张气焰。在战斗中,营长朱彪4处负伤,教导员曹良的眼睛被打瞎仍不下火线名勇士,人人奋勇杀敌,个个刺刀见红,杀出了军威。1营也伤亡殆尽,最后仅存23人。

  战后,3纵给23团1营记集体大功,并授予“钢铁第一营”荣誉称号。军区也通令表彰,号召全区指战员向1营学习。《晋察冀日报》以醒目的大字标题发表消息:“钢铁第一营以寡敌众,死守阵地气壮山河”。

  1947年10月23日,清风店战役后的第二天,主席作出了“完成攻打石门之一切准备”的指示。25日,朱德总司令亲临晋察冀野战军前委,召开旅以上干部会,研究攻打石家庄的计划,并提出了“勇敢加技术”的号召。此前在清风店战役中英勇阻击7昼夜的3纵8旅,这次担任从石门西南突破第一梯队的艰巨任务。

  石门是华北战略要点之一,敌重兵布防,设有外市沟、内市沟、核心工事三道防线师师长刘英称“凭石家庄工事,国军可坐守三年”。但我军以摧枯拉朽之势,仅用三天就扫清了外围工事,接着占领了外市沟,直逼敌重点防线米的沟里,埋有尖木桩,沟外有铁丝网、挂雷和鹿砦,沟沿筑有比外市沟更加稠密坚固的碉堡和野战工事。

  突破内市沟是一场硬仗,8旅以23团为主攻团,该团又以2营4连为尖刀连,该连素以“打不烂、拖不垮”著称。11月9日夜,8旅指战员在夜色的掩护下,展开了大规模的土木作业。4连也抓紧时间,广泛发动群众,献计献策,确定了突击排、爆破排和预备队,划分了战斗小组。到10日拂晓,4连完成400米战壕,还在敌内市沟“英”字第23、24号碉堡之间挖好了炸药室,安放了成吨的炸药。

  10日16时,太阳西沉,我强大的炮群突然咆哮起来,对内市沟的总攻开始了。到处闪着火光、腾起浓烟。16时30分,随着一声巨响,炸药起爆了!4连面前的敌“英”字23至24号碉堡间冲起了十几丈高的黄烟土块,几丈深的沟壁被炸成了平缓的斜坡。冲锋号伴随着枪炮声响了起来,连长张鸿大喊:“冲啊!”战士们像离弦的箭,跃出战壕,向滚滚的硝烟土浪里冲过去,从炸开的缺口里跳入5米多深的大沟。守敌96团清醒过来,拼命地向沟里投手榴弹、燃烧弹。

  4连冲在最前面的副连长和两个排长壮烈牺牲。卫生员于希贤边抢救伤员边喊:“土太软,快抬梯子!”连长张鸿指挥大家赶快架梯子,战士们争先恐后地攀登。不料,由于上人太多,敌人火力又猛,梯断人摔。3班长王福奎急中生智,大喊:“搭人梯!”大家一拥而上,用人梯把他顶了起来。王福奎紧紧抓住耷拉在沟壁上的一根电网,生锈的铁蒺刺进手掌,钻心的疼痛,他咬紧牙关,猛地一撑攀上沟沿。随后,6班长何大江带着5、6个战士也相继爬了上来。我军终于越过了内市沟!8旅旅长宋玉琳看了下时间,6分钟,只用了6分钟!

  急红了眼的敌人趁我立足未稳,拼命反扑。王福奎和战友们顽强地回击敌人,打退敌两次反冲锋。敌师长刘英这时给96团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突破口夺回来!我3纵司令员郑维山也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守住突破口,力争把口子撕开!纵队政委亲临突破口外8旅指挥所。“纵队首长就在我们身后,前进!勇敢地前进!”旅政委黄文明提出的战斗口号,很快传遍了阵地。

  连长张鸿果断地指挥3排巩固突破口,1、2排奋力向两翼扩展,击退敌第三次反扑。4连乘势追击,用爆破炸开西南兵营。随后,23团主力从突破口迅速涌入,将敌96团大部歼灭。天色渐暗,在向敌兵营北门冲击时,23团3营迎头碰上前来增援的敌二梯队第95团3营,我立即猛烈扫射,与敌展开近距离的激战。杀声震天,火光耀眼,枪炮声连成一片。23团以3营在正面阻击,1、2营经左右两翼向敌侧后迂回包围,截断敌人退路,将敌二梯队大部歼灭。此时我22团从23团突破口进入,分几路占领了东里村。18时,8旅部队已全部越过内市沟,乘胜沿中山路及其以南向市区猛插。战后,司令员对郑维山说:“当我知道你们消灭了刘英的二梯队团,就知道夺取石家庄已经问题不大了。”

  11日拂晓,向市区猛插的8旅指战员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23团4连此时仅剩下30多人,他们不顾疲劳,组成一个排,同大部队一起向前推进。当日晚,8旅与兄弟部队一起将残敌压缩在市中心的核心工事里。12日8时,我军发起最后的总攻,“钢铁第一营”率先攻入正太饭店,俘敌1000余人。战至11时,敌停止抵抗,石门宣告解放。

  战后,在3纵总结大会上,纵队党委给23团4连记集体特等功,授予“技勇双全,开路先锋”奖旗一面。给23团及所属第2营均记集体大功,分别授予“能攻能守,坚决顽强”和“精心计划,勇猛顽强”锦旗。40年后,杨成武在他的回忆录《战华北》中写道:“石家庄战役,各个部队打的都很勇敢,3纵8旅的功勋尤为卓著。”

  1947年12月下旬,为打击傅作义集团,策应东北民主联军的冬季攻势,晋察冀野战军决心集中所部5个纵队及地方部队一部展开铁路破击战,调动和分散军,尔后在运动中歼其一部。傅作义急调第16、35、94军和暂编第3军增援平汉铁路北段,配置在涿县至徐水之间,寻我主力决战。

  1948年1月11日晚,3纵以7、8旅对涞水城发起攻击,9旅于东南方向西义安、庄疃地区作预备队。12日晨,我军已将敌压缩至城内,准备晚上攻城。当日拂晓,驻高碑店的敌王牌35军令新32师由东向西迅速增援涞水。该师是傅作义部队中两大骨干力量之一,战斗力很强,被誉为“虎头师”。

  12日上午,浓雾弥漫,能见度不足50米,敌新32师94团率先冲过北义安附近的拒马河上桥梁,我9旅27团3营猝然受袭,被迫后撤。敌94团趁势攻入拒马河西之庄疃村,该村距涞水县城仅4公里,严重威胁到我3纵后方。中午时分,敌35军军长鲁英麟率军部赶到拒马河东,新32师师长李铭鼎将95团留下保护军部,亲率96团过河,与94团会合。

  涞水前线的郑维山开始并未在意,以为只是民团骚扰,但9旅接连报来,这股敌人战斗力很强,已给我造成相当损失。郑维山顿时警觉起来,当查明该敌是35军一部后,他一面报告野司,提出缓攻涞水、先打庄疃的建议,一面命9旅全旅出击,围歼庄疃之敌。9旅虽行动敏捷,将敌包围,但因兵力过少而无法突破。野司同意3纵建议后,郑维山先抽调了7旅所属3个团各1个营,另8旅22团2个营,共5个营的兵力,协同9旅围歼庄疃之敌,其余部队继续包围涞水。在确认庄疃之敌为“虎头师”后,又增调8旅的23、24团全部投入战斗,同时将纵队的山炮营和由各团迫击炮连组成的炮群,也从涞水城下调来。

  即使被我3纵团团围住,敌“虎头师”仍像往常一样嚣张,在我9旅单独攻击未果的情况下,公然狂妄地叫阵:“你们是野八旅我们就打一打,不是野八旅就滚开!”似乎在他们眼里,只有“野八旅”还是有些战斗力的。

  听说要打“虎头师”,8旅的战士们情绪十分高昂。13日凌晨5时,在郑维山的指挥下,纵队的几十门火炮同时开火,炮声隆隆,火光冲天,“虎头师”一下子给炸懵了。20分钟后,8旅22团从西北,23团及24团1个营从正西、9旅25团从西南及正南像无数把钢刀,同时向“虎头师”杀去。22团1营营长阎同茂率领突击连,从西北角突入村内。敌拼死抵抗,加强火力封锁,我突击连连长牺牲,阎同茂负伤。战士们怒火满腔,孟化一等3名战士冒着枪林弹雨,用三箱炸药连续爆破,随着声声巨响,院墙被炸塌。战士们猛冲过去,一阵狠打,在“缴枪不杀”的怒吼声中,“虎头师”110名官兵举起了双手。

  为挽救“虎头师”灭亡的命运,傅作义命令35军101师从定兴向新32师靠拢,并令骑4师立刻驰援,同时派飞机前来助战。“虎头师”95团原留下保护军临时指挥所,庄疃打得激烈时也派出两个营去增援,接应出突围的94、96团部分官兵。敌101师出动后,被我2纵截在距庄疃不足10公里处,前进不得。敌机飞临庄疃上空,肆虐轰炸扫射,村内硝烟滚滚,烈火熊熊,尘土飞扬。8旅23团1营1连从村西突入,越杀越勇,连续占领5座院落,打退敌人数次反击,为大部队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时,傅作义骑4师偷袭了据守拒马河的7旅20团2营,突击到围攻庄疃的3纵侧后。郑维山立即从前沿各旅分别抽出1个营向该师侧翼反击,并集中纵队炮火进行拦阻。8旅22团团长徐信和23团团长张英辉一面指挥加紧对村内敌人的攻击,一面将两个团的机枪全部调到背后,成一线米距离时,突然同时开火,打退了骑4师的进攻。

  村内战斗越来越激烈,23团1营与9旅25团2、3营并肩战斗,逐墙逐院地争夺,一步步向前推进,逼近了村东敌师指挥所。23团1连战士王东棋带伤连续4次爆破,将敌师指挥所围墙炸开,部队越过南北大街,汹涌而入。敌人乱作一团,纷纷向村东口溃退。在我猛烈冲击和政治攻势下,敌人纷纷放下武器,师长李铭鼎在混战中被8旅战士击毙。上午9时,庄疃战斗胜利结束,傅作义的“虎头师”遭受灭顶之灾,被我3纵歼灭5000余人。

  庄疃之战进行时,我友邻1纵袭击了敌35军军部,军长鲁英麟仓皇逃至高碑店车站据点,面对“虎头师”伤亡惨重的局面,他羞愧难当,14日晨举枪自杀。

  “野八旅”与“虎头师”的对决,无疑是双方头等主力之间的颠峰对决,“野八旅”用顽强的斗志和钢铁般的精神,拼倒了对手,捍卫了自己的荣誉。

  1951年5月28日,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已进入回撤阶段,志愿军第63军在北上转移途中奉命接替65军,担任铁原东南东起古南山、西至临津江畔的25公里正面阻敌任务。63军仓促上阵,武器和给养严重不足,部队减员相当大,全军能参加战斗者仅万余人。西线余辆,还有空军支援,正昼夜连续进攻,企图占领铁原,截断东西线之间的联系。

  军情紧急,事关全局。彭德怀亲自给19兵团司令员打电线师、189师为军第一梯队,在涟川至铁原公路两侧阻击敌人,以188师为预备队,在铁原以西集结待命,另以配属的65军194师在玉女峰、下浦地域组织防御。5月30日,63军各部进入阵地,积极抢修工事,准备迎战。

  6月1日起,敌出动重兵开始了全面猛烈的进攻,他们依仗强大的炮火和坦克群的掩护,逐次增加兵力,实行多方面多梯次的轮番冲击,战斗异常激烈。铁原地区被美军炸成一片火海,山上树林成片成片被炸光。一线师坚守了三天三夜,遭受到重大伤亡,一些阵地相继被敌人突破。军命令188师立即接替189师防御。

  188师在师长张英辉率领下,连夜冒雨开赴阵地,6月4日拂晓前接防完毕。师以562团和563团为第一梯队,564团为预备队。进入阵地不久,美军在地空交叉火力掩护下,以1个师的兵力分多路向188师阵地实施波浪式疯狂攻击。188师指战员依托阵地避敌炮火,放近敌人,与之展开胶着战,使敌飞机、大炮难以发挥作用。战至下午,战斗减员越来越多,形势相当严峻。志司及时下达命令,改坚守防御为机动防御。我军一线部队开始有计划地且战且退,向细柳洞、207高地、北台、古南山二线军二线阵地攻击,主攻方向直指563团1连2排防守的207高地。2排依托有利地形,顽强地打退了敌人数次攻击。6日,敌人改变战术,以一部兵力正面进攻,另以1个营的兵力分两路从侧翼迂回,再次向207高地发起猛烈攻击。2排三面受敌,背后是悬崖绝壁。副排长李炳群指挥2排的勇士们,坚定沉着,将敌放至20米处,冲锋枪、步枪一齐开火,成捆的手榴弹抛向敌群,连续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

  战至午夜,2排只剩下8人。在弹药耗尽、联系中断而又无法突围的情况下,当敌人再次涌上阵地时,8名勇士高喊:“胜利属于我们!祖国万岁!”纵身跳下悬崖。8名勇士中的李炳群、崔学才、张秋昌、何成玉、孟庆修5人壮烈牺牲,翟国灵、侯天佑、罗俊成3人被崖下树枝托住,最后返回了部队。战后,8位同志被授予“宁死不屈的八勇士”称号。

  563团在涌现八勇士舍身跳崖的壮烈事迹后,又打出了一个“一等功八连”。8连的阵地位于563团的最前沿。在这个连防守的255.1高地正面,美骑1师动用了整整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尽管敌我对比悬殊,但8连在连长郭恩志的指挥下,灵活地使用兵力,机智地运用战术,以英勇顽强、坚韧不拔的战斗精神连续奋战4昼夜,打垮敌13次进攻,以伤亡16人的代价,歼敌800余名,胜利突围。战后,19兵团给8连记集体一等功,连长郭恩志记特等功,志愿军总部后授予他“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在562团方向,2连先后顽强坚守北台两座高峰、北马岘575高地、高方山等阵地,与敌激战5天,歼敌800余名,全连荣立一等功。564团方向,6月10日,敌突破我军左翼右邻防线,向该团阵地发起攻击,企图偷袭内、外加山和迂回铁原。564团奉命炸开铁原南侧水库,阻止迟滞了敌人的进攻,并组织部队向敌反击。坚守内外加阵地的564团2营,面对敌人3个营、8架飞机、40多门重炮、11辆坦克的轮番进攻,以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与敌展开殊死搏斗。最前沿的5连1排表现特别英勇,歼敌250余人,守住了阵地,被授予“内外加英雄排”称号。

  6月12日,志愿军主力部署调整完毕,63军胜利完成阻击任务,转向伊川地区休整。彭德怀亲临看望,他激动地说:“你们63军,是一支真正的铁军。我要向毛主席汇报你们的英雄业绩,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为有你们这样的英雄铁军而自豪。”188师作为63军主力师,经历了第五次战役的全过程,这是该师有史以来参加的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场战役,共歼敌10681人。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拿563团来讲,入朝之初有2700余人,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时还剩1300余人,参加铁原阻击战后,仅剩下266人,损失之重可见一斑。

  1953年10月,188师从朝鲜回国,驻河北邯郸,60年代末,随63军移防山西。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这支部队历次整编都是甲种师,先后圆满完成了战备训练、国防施工、抗洪抗震抢险、1984年国庆阅兵等重大任务。

  1985年整编以来,在“甲种师要创甲等成绩”口号鼓舞下,全师指战员继往开来,再立新功。总部和军区首长对该师多次表扬:部队整体素质高,训练有素,管理严格,堪称楷模。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gong/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