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攻 >

真实的平原游击战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反围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第五个年头,我冀南抗日斗争也进入最尖锐、最残酷的时期,从1942年至1943年,基本上是在敌人“扫荡”,我们“反扫荡”;敌人“铁壁合围”,我们“反铁壁合围”中度过的。仅1942年这一年,敌人对冀南“扫荡”、合围、袭击共七百三十次,其中两千人至一万人以上的大合围就有十三次,使我根据地遭受严重摧残,我抗日军民和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很多同志献出了宝贵生命。尽管付出了沉重代价,但冀南抗日平原游击战争经受了严峻考验坚持下来了。

  敌人的“扫荡”合围是不断变换战法的,通常合围前的准备工作是在远离我军的敌人驻地内进行的,敌人兵力一旦隐蔽性集结好,即利用夜间迅速开进,达到我军驻地后进行突然袭击,将包围圈从外向内逐步合拢,所以,对待敌人的“铁壁合围”,尽早获得情报并正确判断是非常关键的。这次敌人合围,我团没有遭受大损失就是因情况判断及时。那天晚上,我们发现敌人很多汽车在公路上开进,汽车灯宛如一条长龙,我们当即判断敌人可能有大行动,很快将部队转移,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我旅二十二团在这次敌人大“扫荡”中就差点让敌人“吃掉”。当时他们在吕洞固一带,发现敌人合围后,经多次转战冲杀,终未能跳出包围圈。最后他们在吕洞固村被敌包围,与敌激战一整天。当时,我二十二团在村内坚守,敌人因情况不明也不敢贸然进攻,就在村外用炮轰和机枪扫射,我军在敌火力封锁下也不易突围,白天成僵持状态。一直到晚上,在团政委于笑虹同志带领下,二十二团大部分才从村西北方向避开敌人重兵突出重围。不过在整个突围过程中,二十二团的损失还是相当大的,二十二团副团长及在二十二团帮助工作的旅保卫科长被俘,团政治处主任吴新之、供给处长周拨云牺牲。所幸当晚天黑,团政委带大部分队伍从村内突围出来,否则损失会更大。

  3月25日,我团住在广平那一带。日伪军二千四百余人“扫荡”我们三分区邱县、广平边界的地区。我们在平原地区的部队遇到敌人合围已经有一定经验,就是在敌人还没有合拢前尽早突围,所以,我们的损失不是很大。刚刚从太行山上下来的三八五旅七六九团三营两个连由团政委鲍先志同志带领,他们来冀南是来接新兵的,谁知在广平东北的烟屯正好遇到了敌人合围。

  七六九团在太行主要习惯山区作战,平原作战经验少。发现敌人合围后,一看在平原地带部队很难隐蔽性转移,也不知道往哪走,也没想到尽快突围,而是就地据守,尤其三营是在夜袭阳明堡机场立有战功的营,是很能打仗的老部队。与敌激战数小时,敌人死伤累累。但是,敌人兵力越来越多,包围圈越来越小,将村庄紧紧地包围。全营只有团政委带着司号员骑马冲了出来,营长、教导员带着部队没能冲出来,只好固守烟屯村。敌人用炮和机枪掩护发动一次次进攻,都没能攻下,最后,敌人竟向我阵地发射毒气瓦斯弹,我指战员们纷纷中毒倒下,敌人才得以攻下烟屯。战斗结束后,敌人把烟屯和附近的几个村庄的房屋全部烧光,凶残地实行了其“三光”政策。

  1942年4月29日,日军出动了三个独立混成旅团和一个师团的部分兵力万人左右,加上各地的伪军共达三万余人,由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对我冀南军区党政群机关、新七旅部队、新四旅部队、四分区、四专署的驻地进行了“铁壁合围”式的“扫荡”。这次合围持续时间近十天,也是敌人对我冀南进行规模最大的一次“铁壁合围”,称之为“四二九”大合围。这次大合围,新四旅和四分区受的损失最大,四分区司令员杨宏明、四分区政治部主任孙毅民、新四旅政治部副主任陈元龙等同志在突围中英勇牺牲。

  经过“四二九”铁壁合围后,冀南平原地区游击战争的形势更加严峻。为了控制我军活动,敌人大力增修据点、公路,除了县城以外,在大的村庄、镇子都修筑据点。所谓据点就是在镇子的附近修个大碉堡,碉堡外面用围墙围起,碉堡很高,碉堡外面的壕沟也很深,碉堡里一般是住着日军一个小队,加上伪军一部分,约为一百至二百人。一时间,在我们游击区域内,碉堡是星罗棋布,公路、沟墙纵横交错,我们几乎到哪都可以看到敌人的据点。

  5月下旬,鉴于当时敌情恶化,为适应斗争环境的需要,根据上级精兵简政的指示,部队开始了精减整编。各野战旅与军分区合并,我们新八旅与三分区合并。合并后的三分区司令员张维翰、政治委员肖永智、副司令员孔庆德、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高厚良、政治部主任王幼平。王近山同志这时已经调回三八六旅去了。同时将部队的一些大团改为辖四至五个连的小团,取消营的建制。我们二十三团原为三个营,整编后改为直辖四个连,二十三团的番号保留,由团直接指挥到连。精简后部队机关精干了,更加适合应付敌人的“扫荡”合围。

  经过敌人几次大的“扫荡”合围,特别是汲取“四二九”遭合围的沉痛教训,部队加强了侦察和情报工作,随时掌握敌人在“扫荡”合围前的动向,一旦发现敌情及时通报,赶在敌人行动前将部队转移出去。至6月份,敌人又集结了日伪军万余人对军区机关和部队进行合围,由于有了经验,这次合围部队损失不是太大。

  到1942年的下半年,敌人又进行了多次大小不等的“扫荡”合围。我军都较早地获得了情报,跳到外线积极打击敌人,往往造成敌人经周密部署的大合围,围拢后找不到八路军的影子。敌人于是丧心病狂地屠杀老百姓,向群众逼问八路军的去向,敌人的烧杀抢掠给冀南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根据地的人民群众和八路军那真是鱼水之情,在敌人“扫荡”合围时,很多被打散的军队同志和地方工作人员,被广大群众舍生忘死掩护起来得以脱险,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

  敌人越是凶残,越是想依靠它的军事优势搞垮我抗日根据地,我们越不可被它所吓倒。敌人的“铁壁合围”看起来很可怕,但我们在汲取经验教训后,找出对付它的办法,就可以变可怕为不可怕。对付敌人的“铁壁合围”,我自己就有一段被敌人合围在里面又安然脱险的经历。这个经历使我更感到人民群众的伟大,更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念。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gong/2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