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攻 >

马家队伍的后裔在哪儿?

归档日期:08-26       文本归类:反围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今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不能不深切怀念由红四方面军大部分领导、指战员组成的工农红军西路军。他们曾在甘肃境内,从西渡黄河到景泰,经河西走廊到甘新边界星星峡,用鲜血和忠诚谱写了一部光荣而悲壮的征战史。早年西路军一度被错误认定。这次党中央提出纪念“三红”,即红军、红西路军、红军失散人员,这是非常英明的。

  ?? 我在甘肃工作几十年,到过西路军经过的许多地方:景泰、一条山、五佛、大靖、土门、永登(平番)、古浪、永昌、武威(凉州)、张掖(甘州)、山丹、临泽、高台、倪家营子、梨园口,直到祁连山腹地西路军最后一次开会决定分散的地方石窝(现名红石窝),之后又到过安西,到过去星星峡过路的白墩子和红柳园,那里是西路军最后一次激战的地方。西路军从受命组建到悲壮失败,经过5个月之久,150余天中我西路军无日不战,击毙敌人25000人,在千里路上倒下了一万多名先烈,他们的热血洒遍了当年甘肃疆场。每逢我回首往昔,总是会深切怀念他们在甘肃大地上留下的足迹,总是会想起他们在漫长河西走廊间洒下的殷红鲜血。在今天的日子里,为怀念西路军,我阅读了些书刊和资料,写成此文,对西路军作了概括的叙述,希望读者能对整整70年前西路军在甘肃的这部史无前例的悲壮战史有所了解,希望我们能够永远怀念他们,希望我们能把怀念变成行动,希望我们能够弘扬西路军不怕艰苦、克服万难的精神,以唯物主义的眼光,运用科学发展观,从实际出发,把甘肃建设得更加美好,以告慰那些在甘肃大地上光荣牺牲的万千西路军英灵。

  ?? 在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甘肃会宁后,日本侵华猖獗,东北沦陷,华北告急,中华民族危亡,党中央、为了建立红军抗日战争巩固的西北后方,决心打通国际路线到达苏联,得到苏联军事援助,决定实施以西渡黄河,先取宁夏,后取甘西,从两个方向接通苏联,实施宁夏战役计划。为此,1936年10月出动红四方面军三十军、九军、五军、三十一军、四军、以及红四方面军总部直属部队,其中非战斗部队占将近一半,于靖远附近突破黄河。不料四军和三十一军尚在河东,渡口已被敌军占领,红军被分割成河西和河东部队。

  ?? 河西部队占领五佛寺渡口、北进控制一条山地带后,随即面对青海、甘肃马步青、马步芳“二马”三万部队加十万民团敌人的凶猛攻势。“二马”既怕红军占领其地盘,又怕打不赢红军,嫡系将替代他们,因而拼命抵抗红军西进。4天激战,毙敌千人,马家军的攻势也被迫停止。不料共产国际告知从宁夏运送物资已不可能,问可否派部队从新疆方向接运物资,遂对过河部队三个军共21800多人命名为西路军,任命陈昌浩为西路军军政委主席兼政委,为副主席兼总指挥,执行占领河西、打通新疆的西进任务。陈昌浩、、曾传六、李特、李卓然5人为常委,杨克明、王树声、等为委员,统一管理军事、政治、党务。从此,西路军开始了孤军作战的艰难历程。

  ?? 红军总部赋予任务:西路军首先占领大靖、古浪、永登地区,继而拟占领凉州地区。西路军即撤出一条山地区,向古浪、凉州地区进发。

  ?? 西路军主力部队九军攻占了古浪城,“二马”非常惶恐,马家军遂急调三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加上四个民团快速集中古浪地区,于是九军遭敌重围。敌军拂晓突袭,双方血战三昼夜,几经肉搏厮杀,九军终于难以支撑,派三十军接应,九军突围。这一仗死打硬拼,毙敌2000余人,自己伤亡2400余人,军长孙玉清负伤,以后被俘,押西宁被杀害,壮烈牺牲。还牺牲师级数人,排以上干部伤亡更加惨重,兵力已不足千人,部队元气严重挫伤。

  ?? 此时“西安事变”尚在酝酿中,来电,要西路军停止西进,在永昌、凉州、甘州、民勤一带创建巩固根据地,牵制马家军不至向陕甘东进。但凉州至山丹相距300里,是一个狭长地带,这一带人烟稀少贫瘠,筹粮困难,西路军士气甚旺,但人员弹药有减无增,缺乏粮食冬衣;敌军虽已伤亡5000多人,但马家军可就近补充兵员粮草,与我继续作战;敌军处于攻击态势,我军处于防御态势。在此形势下,陈昌浩仍然认为马家军已基本击溃,形势大好,建根据地很有把握。为此和陈昌浩激烈争执,徐则认为,缺乏建立根据地的起码条件,不从实际出发,停止西进,问题很多。为此,陈甚至认为徐是“右倾机会主义”,想要开会斗争,终因陈是主席、政治委员,有最后决定权,仍按中央来电,不进不退,建立永(昌)、凉(州)根据地。

  ?? 这时的西路军,实际上已经担负起配合河东中央红军作战及国共谈判的任务,既定打通国际通道的任务已经搁置,而“二马”此时必然拼死与我争夺战略要地。西路军在条件极端不利的河西走廊浴血鏖战,事实证明,完全无法实现创造根据地。西路军在此不进不退,敌军便趁机发起大规模进攻。在与敌人大炮、骑兵、步兵、民团血战中,西路军全凭有限枪弹大刀拼杀,进行肉搏战,以致弹药消耗殆尽。不得不向中央电告实际情况,在这一带建立根据地是根本不可能的。但此时他们仍然奋战,服从中央决定,这种显现我军心怀党的铁的纪律、面对强敌顽强不屈的大无畏气概,确实令人震撼。

  ?? 西路军屯兵永凉,面对强敌,确有腹背夹击、分割包围的危险。为争取主动,摆脱困境,亲自起草电文向中央再次反映实际情况,请求重新考虑西路军行动方针。中央复电,仍要西路军停止西进,在凉州、甘州地区建立根据地,就地打开局面。后来才知道这是因为河东形势又发生变化。西路军遵守纪律,执行中央决定仍然是坚定的,凉州一战、永昌三战、山丹一战,歼敌6000人以上,但自身也有耗无补,大量减员,气候越来越寒冷,部队越来越饥疲,被动态势已无力打破。

  ??“西安事变”发生,举世震惊,党中央以民族大义为重,使事变得以和平解决。为取得国共谈判的有利地位,中央要求西路军继续执行西进任务,西路军撤离永凉地带,继续西进。先头部队董振堂军长率五军攻占了临泽县城,继而攻占了高台县城,、陈昌浩率总指挥部及三十军进驻倪家营子,计划准备粮食休整后,继续向肃州(酒泉)、安西前进。

  ?? 但局势迅速突变,蒋介石安然回到南京,翻脸扣押了张学良,调集重兵进逼西安,内战有一触即发之势。电令西路军暂勿西进,在临泽、高台地区建立根据地,依靠自己,团结奋战。于是屯兵临泽、高台地带,消灭进攻之敌。此时西路军只剩15000人,战斗人员不足10000人。敌人以一部钳制临泽地区的我九军和三十军,以五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及炮兵团、民团约两万余人的绝对优势,配以飞机轰炸,集中火力四面突攻高台。五军将士与敌血战一周,弹药殆尽,就用大刀、梭标与敌搏斗。五军的女战士、后勤人员、机关干部全部上了城头,用石头、砖头、木椽打击敌人,捣毁敌人云梯,用滚烫的面糊糊朝敌人头上泼洒。五军的伤病员们,只要有一口气,就顽强地爬上城墙,和敌人扭打,用手抓、牙咬,最后抱着敌人滚下城头,同归于尽。在此关键时刻,不料收编的部分民团突然叛变,他们打开城门,让敌人拥入城内,五军逐街逐屋,与敌激烈巷战,血战9小时,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和五军将士3000余人壮烈牺牲。

  ?? 董振堂,1922年于保定军官学校第九期毕业,是1931年宁都起义的主要领导之一,刘伯坚代表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成立命令,董振堂为红五军团副总指挥兼十三军军长。他指挥的五军团在中央红军反五次“围剿”中、在长征中、在与四方面军会合后的转战中,英勇奋斗,作出了重要贡献。五军团后与四方面军三十三军合编,成为五军,董仍任军长。红四方面军南下期间,他一面积极完成作战任务,一面站在朱老总一边,对张国焘的分裂主义进行了坚决的抵抗和斗争,引起张国焘对他的不满。张派黄超担任军团政委,调走董振堂培养的老部下和兵力,架空董振堂。此次高台惨烈战斗,鏖战数日,五军在孤立无援的高台城,面对数万弹药充足的敌军,若不突围,只有死路一条。董振堂正准备突围时,黄超派人来信(董原有电台,已被黄超带去临泽)云:高台是打通国际路线的关键,总部命令一定要坚守。董召开营以上干部会,号召“誓与高台共存亡!”战至敌军突破城门,董振堂带两个警卫员、一个司号长,从城墙上跳下,左腿负伤,半跪在地上,双手拿双枪,轮番射击敌人,最后子弹打完,壮烈牺牲。噩耗传来,西路军全军上下极为悲愤。

  ?? 1945年,延安在“七大”闭幕后,曾举行了革命烈士事迹展览,展出许多烈士的遗物和照片,我看到其中有一张照片,董振堂、杨克明、×××三位人头放在一条长凳上,情形极为残忍。1981年我在高台烈士陵园,又看到这张残忍而难忘的照片,不由得凄然泪下。

  ?? 高台失守,临泽突围后,西路军还有11000余人。中央连续来电,指示西路军东进。于是又率部踏上东进征途。马家军集结7万重兵堵截,率三十军抓住战机,全歼马家军装备精良的宪兵团,击溃其手枪团,缴获1200余及大批战马、子弹等军用物资。但敌调兵堵截,难于东进,只好退至倪家营子,与7万余马家军展开了历时40天的大血战,先后击退敌军十次进攻,毙伤敌近万余人,西路军也遭受重大伤亡,全部兵力已不足万人。这样坚持下去,胜利的希望十分渺茫,危险甚大。主力部队遂突出倪家营子,又遭堵截,主张向祁连山转移,陈昌浩反对徐所谓“右倾逃跑”,又决定连夜回师,继续固守倪家营子。在这种情况下,以对党和部队高度负责的精神,号召部队作最困难准备,想尽一切办法搜集粮食和用水,众志成城,战胜困难,在绝境中求胜利。西路军的指战员们,不分男女壮幼,不分轻伤重伤,人人都是威武不屈的战士,他们用生命、理想迸发出全部力量,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与数倍于己的敌军反复血战,日夜厮杀。又在倪家营子激战七昼夜,毙伤敌2500余人,自身也伤亡惨重,损伤极大。

  ?? 待援无望,再次突围,急速转移到临泽以南的三道流沟地区,又被大批追敌包围分割。激战五天后,部队杀出重围,至祁连山入口处的梨园堡,又展开了一次大血战。敌骑兵跟踪而来,我九军为掩护三十军,争夺山头,和敌骑肉搏。1981年我到肃南县,当地干部陪我进入祁连山后告诉我,西路军进山后,在东牛山、西牛山两个山上有很多红军女战士英勇作战,惨死在这一带。九军剩余两个团千余人大部拼光,军政委和师政委等壮烈牺牲。梨园口内,战马嘶鸣,白刃交加,血肉横飞,极为惨烈。部队被敌人冲得七零八落,大部分同指挥部失去联系,各自为战,最后退至石窝山(现名红石窝),陈昌浩召开了最后一次军政委员会,决定:、陈昌浩离队回陕北向中央汇报情况;现有残部,分三个支队就地打游击,王树声率约五连步骑人员;张荣率彩号、妇女、小孩千余;、李卓然、程世才率三十军余部五个营及总部直属队千余人;由李卓然、、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等8人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统一军事指挥,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

  ?? 三个支队将要分别时,仍要求留下来,和大家同生死、共命运。大家也舍不得他离开。在众人心目中,他的威望高,能稳定军心、增强信心,但陈昌浩在会上早已决定,他只有服从。在即将分别时,全体人员热泪盈眶,有的失声痛哭。过黄河时有两万多人,现在进入祁连山里,只剩下眼前这些人,有多少在鄂豫皖和川陕根据地一起的亲密战友、同志在茫茫的戈壁滩上都牺牲了!

  ?? 西路军因电台没电池,失去和中央的电讯联系,只剩下一个小发电机,电台人员决心改成手摇发电机,他们顶着雨点不知疲劳地埋头苦干,李卓然躺在他们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发电机终于有了有节奏的声音,不久,电台人员惊喜地叫着“中央,党中央”,一条条带着号码的纸条传给李卓然:“党中央拍来电报了!”李卓然赶紧拿出密码:“联系上了,党中央时刻关心着我们!”正在前面休息的、程世才、李天焕也赶来了,围着电台,把中央的电报念了四五遍,每个人脸上都泛起西渡黄河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欢乐和安慰。电报内容是:“西路军要走出祁连山,到新疆星星峡,党中央派陈云、滕代远接你们。”大伙散后,李卓然给他的警卫员邱正基说:“好了,流离失所的孩子,终于找到爹娘啦!”

  ??、李卓然、程世才带三十军翻过5000多米的祁连山,到达柴达木盆地,终于摆脱了敌人,取道石包城,先遣侦察员到了蘑菇台。这里有道士郭元亨经营的蘑菇台至榆林窟(又名万佛峡)一百多亩耕地。侦察员说明红军是为穷苦百姓打天下的,郭道士曾遭受过马家队伍的劫难,左臂打成残废,同情红军。当大队人马赶到蘑菇台时,郭道士给红军慷慨捐赠小麦两石五斗、面粉200斤、黄米6斗、胡麻油30斤,盐4口袋、羊20只、骡马各一头。军长程世才感激不尽并打了收条。这是西路军救命的粮食。建国后郭元亨被选为甘肃省政协委员。1961年装甲兵政治部和程世才副司令员还给县政府和郭道士来信表示感谢。

  ?? 部由此前进,快到安西县城时,李特说,城内只有些民团,打开安西,休息两天,再入新疆。实际上敌人已增援了骑步兵各一个营,攻城不下,遂长途跋涉到达白墩子(唐代大烽火台),山岗上有敌军构筑的钢筋水泥碉堡。红军约千余人与敌军在此激战,击垮敌骑兵营,缴获几十匹马,打死大量敌连排士兵。1984年我陪夫人林佳楣女士过白墩子时,她说离京时,秘书说先念同志怀念白墩子,这是到星星峡的最后一仗,我拾了一块像小山的白石头,镶了底座,要她送给先念同志。

  ?? 李卓然在白墩子与警卫员邱正基失散。出祁连山前,李卓然脚板严重溃烂,下腿又红又肿,发腥发臭,走路艰难。他随身带着西北军孙蔚如在陕南给他的一本密电码底本,我电台人员后来又把马家军的密码基本搞了出来,变成三本密电码。当时,他交给负责电讯的警卫员邱正基两样东西:一斤多黄金,三本密电码,说:“这两样东西特别是三本密电码,就是你的生命,人在东西在!”小邱在此失散后,一直带着这两样东西,千辛万苦,终于到达陕北,如数上交了。

  ?? 敌骑不甘罢休,从白墩子继续尾追部至红柳园,激战之后,近百名指战员壮烈牺牲。

  ?? 、李卓然、程世才等左支队的领导干部和指战员420多人,终于在1937年4月底到达甘新边界的星星峡。

  ?? 陈云、滕代远等从迪化(乌鲁木齐)赶到星星峡,互相见面,群起拥上前去,泪珠滚滚,热烈拥抱,欢呼雀跃。陈云“看着他们一个个衣衫褴褛、两颊塌陷,心中有说不出的难受。他们已经40多天没有洗脸,手上有一两毫米厚的黑皮,面黄饥瘦,简直不类人形。如果说,红军过草地已经很苦的话,西路军左支队在祁连山受的苦更加百倍。他们中有师以上干部10多人,团营连干部约70人,班排干部很多,战斗员都是三年以上的老兵,党团员有260人左右,还有无线电专业人员、译电员和医生等技术人才”(见《陈云传》第207页)。陈云以中央代表的名义迎接他们,热情地表扬他们在最困难的情况下顽强不屈,把剩下的这部分人带到星星峡,不愧是好员。

  ?? 党中央为营救西路军,曾决定由、张浩(林育英)组成援西军,后知西路军已失败而停止。同时在“西安事变”谈判中交涉过,周恩来要吴鸿宾(回族)通过回民上层设法营救,兰州八路军办事处全力营救西路军失散人员。也有的红军指战员经过万分磨难集体或单人回到延安的,总共有4000多人,他们赤胆忠心,一心向往着延安、向往着党中央。

  ?? 但是有的同志到延安后却受到怀疑,长期不作结论。比如李卓然同志,他先后在西北局担任宣传部部长、中央宣传部副部长。1921年李卓然留法勤工俭学时参加,后曾在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和铁木辛哥、伏罗希洛夫同学,遵义会议时支持。但他回到延安后,有人认为西路军失败主要在他,1993年病逝后才对他作出公正的评价。安西县为纪念白墩子打最后一仗而建的九层西路军烈士塔,塔的旁边,为李卓然建起一座土墓,估计这是他生前的遗愿。

  ?? 失败总是让人痛心的,特别是那些无名英烈流血牺牲更让人心碎。但失败总是隐蔽着成功,只要以历史唯物主义、科学发展观,科学地总结历史教训,不怕失败,战胜困难,必然会走向成功,走向胜利。(

  西宁姓马 姓韩 回族 撒拉族满足这两个条件的 基本都是当年青海马家军的后裔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gong/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