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攻 >

1942:回龙夼抗战记忆

归档日期:11-05       文本归类:反围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的家乡栖霞庙后镇回龙夼村,坐落在牙山山脉的崇山峻岭之中。这里是当年八路军的抗日根据地,是“扫荡”与“反扫荡”的主要战场。家乡东南面的山上,有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上面镌刻着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为国捐躯气壮山河。

  1942年的冬天,寒冷而残酷。这一年的11月8日,日本驻华北方面司令冈村宁次亲赴烟台指挥,集合日伪军共一万五千余人,对胶东根据地进行冬季“拉网合围大扫荡”,企图将胶东抗日军民围歼于牙山、马石山地区。

  11月17日,日军动用六七百辆汽车,大量向栖霞增兵。21日,日军奔袭栖霞。以牙山为中心,组织首次合围,合围地点,就是我们村东南面的大山———老庙顶(据《栖霞市军事志》)。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奸,无所不用其极,手段极其残忍。我军缴获的赵保原一个营长的日记中,是这样写的:“两万之众,用蜘蛛网式之配备,大举扫荡鲁东,每日二十里,所到之处,席卷一空!妇女为之奸,壮丁为之捆,东西为之光……”日伪军猖狂叫嚣:“只要进入合围圈,天上的飞鸟也要挨三枪!地上的兔子也要戳三刀!、八路军,插翅难逃!”

  日本鬼子和伪军,白天进行梳箆前进,每天只行进十几公里。他们密集平推,步步进逼,无山不搜,无村不梳,烧房子,烧草垛,挖坟墓,掘地堰,烧山林,清山洞,连尼姑庵、和尚庙、土地庙都不放过。夜晚就地宿营,沿合围圈每隔三五十步,便燃起一堆篝火,由五六个、十几个士兵把守,稍有动静,便鸣枪示警,只要一处枪响,便四处一齐开火。发现突围人群,就用机枪扫射,追击围捕。日本鬼子见人就杀,连老人、儿童、孕妇都不放过,暴行令人发指。

  鬼子“扫荡”我们村时,衣振朴、衣丕希、张举元等藏在营后(地名)的一条山沟里,不幸被鬼子发现了。过去了几个鬼子,呜里哇啦一阵怪叫,三人被迫走了出来,鬼子二话没说,拿起石头就砸,把三人当场活活给砸死了。鬼子挨家挨户搜查,我家的窗户被鬼子砸了个稀里哗啦,好在村里人都跑光了。鬼子和伪军在山里像梳头一样地搜索每一条山沟、每一座山峦。

  我大老爷衣丕琛(我爷爷的亲伯父)时年83岁,还有一个叫张宗元的老人,78岁,两人不幸被鬼子抓到了。鬼子逼着两个老人带路,老人们坚决不去,鬼子把指挥刀架在我大老爷的脖子上进行威胁,老人家痛骂日本鬼子“是畜生,是强盗!”宁死不屈。鬼子兵便用刺刀把两个老人残忍地杀害了。我大姐衣云英,那年15岁,她和我爷爷、我大爷去收殓我大老爷的尸体,看到老人家的身上被捅了七八刺刀,鲜血把他周围的土地染红了一大片。

  我本家的四姑奶奶(我三老爷的女儿)已怀孕7个月,领着一个5岁的孩子,藏在一个山洞里。鬼子搜山时,发现了这母子。鬼子兵用刺刀逼着四姑奶奶,问她八路军的伤员藏在哪里。四姑奶奶紧紧护着孩子,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穷凶极恶的鬼子一把将孩子抓过去,照孩子的腿上就是一刺刀,孩子痛得在地上打滚,鬼子却在一旁狞笑。四姑奶奶上前救孩子,被鬼子一脚踢倒了。鬼子又在孩子的另一条腿上捅了一刺刀。四姑奶奶见状大骂鬼子,鬼子却大笑不止。孩子已经气息奄奄了,鬼子又用刺刀把孩子挑起来,扔下山去。四姑奶奶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昏死过去。鬼子在她的胸口捅了一刺刀,又朝她的肚子上捅了一刺刀,连同她肚子里的婴儿一块残杀了。

  我的五爷衣振光,负责给八路军保存服装。他把服装盛在驮篓里,牵着牲口想到山里躲藏,不料刚走到村头就碰到鬼子。鬼子把牲口抢了去,上去就是一刺刀,把衣振光杀了。日本鬼子杀中国人,连眼都不眨一下!

  鬼子出动步兵、骑兵、炮兵、空军等多兵种,联合“扫荡”,对胶东军民进行“铁壁合围”,所到之处,实行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骑兵发现目标,立即追杀;飞机低空飞行,发现目标就扫射。我们周围的村庄,很多平民被杀害,离我村5公里的枣园村,遭到鬼子飞机的狂轰滥炸,大半个村子被炸毁,人、畜造成重大伤亡。很多人无家可归,大雪纷飞的晚上,蹲在大山里的石硼下,有很多老人和儿童冻饿而死。

  离我们村7公里的山西夼村,遭鬼子“合围扫荡”,一天之内,刘万振、胡学勤、刘万登、任洪泉及小学教师胡庆德等14人被杀害。他们有的被枪杀,有的被刺刀捅死,有的被用火烧死,有的被打断胳膊和腿,扔到结冰的河水里,活活地冻死。鬼子在山上搜抓到30多人,关在一个屋子里,把被抓的妇女拉出去强奸、,有些五六岁、十几岁的孩子也被残忍地杀害。鬼子在这个村抓走青壮年男女32人,13名妇女被强奸,抢去大牲畜35头,烧毁藏粮洞8个,房屋17栋,抢走3万多斤粮食(据《栖霞市军事志》)。

  双顶山,位于栖霞市庙后镇南,系下岘子村北山,山峰高耸陡峭,两座山峰东西排列,像孪生兄弟一样,中间隔一道山梁,是牙山山脉有名的高山之一。山北面是岔夼村,西面是后许家,南面是上、下岘子村,离我们村只有三四华里。

  1942年冬天,八路军和日寇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据当年目睹过这场战斗的老人讲,八路军的一个连队从福山方向,沿着瑶台、马家、岔夼三个村庄,向南急进,9点多钟,爬上了又高又陡的岔夼南大口子,西边便是双顶山的两个主峰。“扫荡”的鬼子正在这里搜山,抓了一些男女老幼,鬼子们一边驱赶人群,一边开枪屠杀。战士们当机立断,迅速向敌人开枪,吸引鬼子,解救被围群众。

  枪声一响,鬼子立刻发现了这支八路军野战部队,马上丟下被抓群众,向战士们扑了过来。战士们一边射击,一边跑步抢占了双顶山东边的山头。鬼子紧追不放,但地势对他们十分不利。战士们的手榴弹,对他们造成很大的杀伤。鬼子“扫荡”以来,首次发现八路军主力部队,他们像疯狂的野狗,凭借优势兵力和先进的武器装备,想一举歼灭这支八路军。鬼子接二连三的冲锋,被战士们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阵地前面,躺着很多鬼子的尸体。正在战士们集中武器弹药准备消灭山下鬼子的时候,西面的方向突然冒出了大量的鬼子,而且他们迅速占领了西面的山峰,架起了机枪,猛烈地进行扫射。

  两座山峰相隔很近,直线距离也就三四十米。鬼子的火力非常猛,打得战士们抬不起头来。“扫荡”的鬼子急剧向这里增兵,东边的山岭上也出现大量鬼子。战斗打了两个多小时,11点左右,鬼子的炮兵出现在上、下岘子之间的村头上,他们架起了小钢炮(老人们所说的小钢炮,可能是迫击炮),炮弹呼啸而来,我军有些战士不幸牺牲,也有战士不同程度地受伤,再打下去,就要吃大亏了。鬼子从东西两侧包围上来,情况十分危急!连长环视群山周围,见百姓已全部突围而去,便立即命令:撤出战斗!战士们来不及掩埋牺牲的战友,利用松树林和柞树林的掩护,迅速向南突围。

  我母亲亲眼目睹了这场战斗。她告诉我,从我们村南天门的山上,向北望去,看到双顶山浓烟滚滚,枪炮声连成一片,仗打得非常激烈。枪声停下来以后,过了半个多小时,只见这个连的八路军战士沿着我们村的崎岖山路,从我家南天门窝棚后面,急速地向南撤去。母亲当时抱着我姐姐,趴在路旁边的草丛里面,她看见有一个战士的头上和脸上流着血,一个战士上衣的军装被鲜血染红了。有两个战士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突围后倒在我们村东头的雪地里,牺牲了。

  没人知道这两位烈士的老家是哪里、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村民们在掩埋烈士遗体的时候,看到他们穿着十分单薄的破旧军装,有个战士的衣服口袋里,装着一半冻得像石头一样硬的高粱面饼子,上面啃了两个牙印,其余什么东西也没有。在场的村民见状无不落泪。

  胶东军政抗日大学(简称胶东抗大),在牙山地区驻了6年多,日本鬼子“大扫荡”期间,很多师生在我们村里住过。早在抗战初期,八路军就在我村建立了抗日根据地,群众基础好,对八路军像亲人一样。村庄坐落于牙山山脉的重要位置,四周群山环抱,沟壑纵横,森林茂密,便于隐蔽,是一个非常好的游击战场。

  在1942年日本鬼子对牙山地区的“大扫荡”中,抗大一部分师生离开牙山根据地,向外线转移,一部分则留在内线,仍然在牙山周围坚持斗争。优秀的抗大政治教员罗森,就是在这时候带领一个班(部队编制)的学员,来到我们村的。罗森,原名邓一飞,出生于广东省赤坝乡永胜村,一个美国华侨家庭。国难当头之际,他毅然放弃优渥的生活条件,参加了革命队伍,1938年加入中国,同年7月,进入抗大。后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跋涉,冲过敌人的道道封锁,1940年春夏之交来到胶东,继而进入牙山地区。

  一天拂晓,鬼子企图偷袭我们村,幸好被站岗的抗大学员和民兵发现,立即鸣枪示警。抗大师生听到枪声,并没有立即向山里转移,而是紧急集合,向枪响的地方跑去。此时,鬼子已到村口,师生们立即投入战斗,向敌人投弹、射击,阻止鬼子进村,掩护群众向大山里转移。群众全部逃离村子以后,罗森便指挥学员,交替掩护,向南面的大山撤退。鬼子紧跟在师生们的后面,穷追不舍。

  听我父亲说,罗森带领学员向南天门方向撤退,鬼子的马队和步兵紧随其后,因通往山里的羊肠小路十分狭窄,山路旁边是一条又窄又深的山沟,鬼子在追击抗大师生的时候,有两匹战马掉到山沟里去了。鬼子害怕中了八路军的埋伏,停止了追击,而是改路由栗子沟的山脊,对抗大师生迂回包抄。在敌人梳篦式的搜山中,抗大师生和部分群众再次被鬼子围堵。师生们为了掩护群众,一边开枪吸引敌人,一边向东南方向的玉山夼、庄子沟方向,边打边撤。敌人以优势的兵力、精良的武器、密集的火力向师生们扫射。师生们利用有利的地形地势,躲进了茂密的森林里,瞅准机会,消灭敌人。

  这些学员大都是排级干部、战斗骨干,机动灵活,英勇善战。可是师生们的弹药太有限了,每个人只有二三十发子弹和五六颗手榴弹。鬼子比较集中,又紧紧地追赶他们,即使把鬼子打死了,也无法取下他们的弹药补给自己。子弹越打越少,手榴弹也不多了,而鬼子却越来越多,他们都经过战术训练,枪法也比较准,一旦发现目标,绝不肯轻易放过。一旦被鬼子击中,在那密密匝匝的树林里,很难知道谁牺牲在什么地方了。鬼子人数很多,装备精良,而师生们只有十几个人,装备很差。有些学员在撤退途中,牺牲在半路上了,有的倒在了树丛里,有的牺牲在青松下。

  师生们坚持到第三天下午,弹尽粮绝,剩下罗森和赵云锦两人,被包围在一个山头上。伪军向他们喊话,要他们放弃抵抗,交枪投降。等到鬼子靠近他们的时候,罗森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牺牲的时候,年仅23岁。

  玉山夼是我们村的一座大山,南坡松树密不见天,北坡桲椤遮天蔽日,大山沟又长又深。为了保护八路军伤员,村里在北山坡的桲椤林里,挖了一条壕沟,上面铺了木板,用泥覆盖,进行了伪装。鬼子“扫荡”时,村民们就把13名伤员藏在里面。鬼子反复搜山,在离藏伤员不远处的貔子洼,抓到了一些老人和孩子。鬼子逼迫老人说岀藏伤员的地方,老人坚决不说,鬼子就用枪托猛打,并放狼狗撕咬孩子。

  伤员们听到孩子悲惨惊恐的哭叫声,他们再也忍不住了,齐齐从藏身的壕沟里走了出来,厉声制止鬼子的暴行:“放了老人和孩子!你们这些畜生!我们是八路军,有本事冲我们来吧!”伤员们威严地站在一起,怒斥鬼子。鬼子一看出来了这么多八路军,狞笑着把他们全部抓走了。后来听说,这些八路军战士被鬼子打得遍体鳞伤,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他们除了痛骂鬼子,什么也不说,直至全部壮烈牺牲。他们个个都是钢铁硬汉!

  这些发生在抗战时期的故事,至今仍被家乡人民所铭记。我父亲衣凤池是一名老员,在战争岁月里多次死里逃生。父亲告诉我们,要坚信的领导,要坚定不移地跟走。这是他在战争中的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告诉他的,他坚信只有能够救中国,他也把这个坚定的信念传给了后人。

  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当年任人宰割的中国了!在举国上下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重温这段烽火岁月,我们深深缅怀为新中国诞生而奋斗终生的革命先驱和为国捐躯的先烈们,并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gong/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