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攻 >

四百八路围攻日军将官视察团:七十五年前八路军如何反扫荡

归档日期:12-03       文本归类:反围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2年4月,日军华北方面军第27师团对中国所领导的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原为冀东军分区)发起冀东作战。整个反扫荡作战中,八路军作战顽强。

  在反扫荡作战中期,第13军分区一部曾一度包围了日军视察团,以400余人的兵力伏击了800余日军和伪军,视察团内1名大佐被击毙,1名中将、2名少将险些丧命。要知道,在三个月的淞沪会战中,国军也只击毙了三名日军大佐。

  可以说,在整个抗日战争中,这次反扫荡的战果都是非常辉煌的,然而,这段历史却并不为我们所熟知。

  1942年4月,驻守河北的日军第27师团为消灭警备区内的八路军,以师团主力并配属伪军第2、第4、第7集团共3万日伪军,对冀东一带的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进行大规模扫荡作战(日军称为“冀东作战”)。兵力只有数千的八路军战士在中国的领导下坚决地反击日军,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日军的进攻。

  为了提振士气,侵华日军第27师团师团长原田熊吉中将决定率领师团司令部内高级军官一起视察冀东警备地区的一线师团司令部人员一起的还有天津特务机关长雨宫少将、治安军(伪军)军事顾问高羽麻二大佐。

  日军第27师团步兵团长:铃木启久少将(相当于步兵指挥官,指挥该师团3个步兵联队)、随员炭江副官。

  为了保护视察团内日军高级军官的安全,视察团护卫队由驻屯步兵第1联队第1中队、第2重机枪中队一个小队(重机枪、大队炮各1个分队)以及治安军1个营组成。共计八百余人,其中日军200余人、伪军600余人。

  7月11日,日军视察团一行由唐山出发,经过丰润、遵化抵达迁安。在迁安休整、吃饭后,准备经沙驿至古冶,坐火车赴第27联队驻扎地。日军视察团的这一动向早已被冀东地区的八路军所得知,但由于当时日军的扫荡攻势依然持续,加上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并不知道这伙日军是由1个中将、2个少将、2个大佐组成的“豪华”视察团,因此只派出第13团第3营约400余人伏击这股日军。

  当日军视察团沿迁安——野鸡坨——沙河驿道路向野鸡坨前进途时,发现大杨官营到邵家营之间的道路已被破坏,视察团的汽车、卡车无法行驶,只好沿西侧田地向沙河驿前进。为保证视察团的安全,日军第1中队派出尖兵向前方侦查,当日军侦查部队前进约100米时。早已埋伏在周围的第13团第3营官兵突然杀出,对日军视察团发起了突袭。

  发现遭了埋伏,第27师团步兵团长铃木启久少将马上下车指挥第1中队作战。同时第2机枪中队在师团司令部前架好九二式7.7毫米口径重机枪,周边日军士兵步枪全部上好刺刀保护原田熊吉中将和天津特务机关长雨宫少将。

  激战中,铃木启久的副官炭本想到侧面侦察第1中队与八路军交战的情况,结果第13团2营一部官兵突然向那一带投掷手榴弹,同时一部分兵力直接从日军第1中队的空隙处穿插到日军第27师团司令部前方。炭江副官赶紧带着四、五名士兵回到司令部位置保护原田中将。

  关于当时的交战情况,日军部队史《支那驻屯步兵第一联队史》写道:“在此以前,望见治安军于西北方高地约3公里附近与敌交火,战况对治安军不利,正逐步后退。步兵团长命田岛大尉向与前面之敌交战中的中野第1中队传达支援治安军的命令。田岛大尉冒弹雨从容穿过阵地,向中野中队进行了传达.....此外,吉野少尉将行军纵队后卫的重机枪、大队炮急速调到前面。他隐瞒了身上的战伤,冒着敌人的弹雨,指挥两分队作战.....同行的治安军为投入战斗,部队展开中,军事顾问鹰羽大佐身中流弹,不幸阵亡(实为高羽麻二大佐,该书误记为鹰羽大佐)......判断敌人是李运昌部队,约400—500人,但所属何团不明。敌曾一度冲至师团长近前,师团参谋当即拔刀,保护了师团长....”

  由于日军在第27师团司令部前方布置了70毫米步兵炮和重机枪,对于连步枪子弹都缺的八路军来说,这是一道难以突破的火网。但八路军战士并没有退缩,反而越战越勇。面对八路军猛烈的攻势,负责护卫的一个营的伪军不是被打死、就是溃散逃跑,就连军事顾问高羽麻二大佐也被八路军击毙(按照日本陆军惯例,若以大佐军衔阵亡,死后会追晋为少将)。

  伪军溃败后,护卫日军视察团的就剩第1中队和机枪第2中队一部了。得知事态严峻的原田熊吉中将和铃木启久少将、雨宫少将都做好了切腹自尽的准备,周边护卫士兵做好了玉碎的打算。就在日军山穷水尽的时候,日军第27师团一部兵力从后方赶来救援视察团,这导致第13团第3营兵力处于绝对劣势。为了避免被日军增兵包围,八路军只好避其锋芒,全营撤退。

  此次伏击战,虽然八路军没能将视察团的日军高级军官一网打尽,但重创了日军和伪军,并击毙日军大佐一名。

  死里逃生的原田熊吉中将为了报复李运昌的第13军分区,命令驻屯军第一联队组织兵力对李运昌部进行讨伐作战。然而,数日的讨伐作战,日军完全找不到八路军主力。讨伐部队不得不于7月19日结束任务,各个中队返回原驻地。

  与此同时,田浦竹治大佐命令讨伐部队中野第1中队、小川第7中队约200人护送前一天遭到八路军攻击,在沙河驿站避难的治安军(伪军)给养驮马队至王家店子村。按照联队命令,第1中队为前卫,治安军驮马队为本队、第7中队、机枪第2中队一部为后卫。沿沙河驿——榛子镇道路,护送治安军给养驮马队到上五岭的岔道口王家店子村后,各自归队。

  下午15时,后卫部队第7中队(70余人)乘坐卡车,由沙河驿出发,当行驶到干河槽庄时,伪军给养驮马队突然遭到李运昌指挥的第11团战士的攻击。惊慌失色的伪军放走驮马后,争先恐后地往白云山方向逃跑。后卫队第7中队立即展开,留下1个分队10余人由渡边军曹指挥,负责保护卡车。

  日军第7中队以中泽小队为右翼、永井小队为左翼,机枪第2中队一个小队以1挺重机枪部署在永井小队左翼、另一挺重机枪部署在中央指挥班前对八路军发起反击。担任前卫的第1中队士兵看到去五岭的岔路口王家店子村就在干河草庄前方约500米处,因而认为已经完成护卫任务,于是汽车兵一脚油门踩到底,卡车以最快的速度开走。行驶到榛子镇一带,休息了一段时间。其中第1中队长对手底下的人说道:“小川队(第7中队)很快就会从后面跟上来。”但此时,日军第7中队、机枪第2中队一部早已陷入八路军的包围之中。

  本来日军还指望伪军能加入战斗,便冲进干河槽庄内,占据永利地形。结果伪军不战而逃,导致日军完全陷入八路军的包围。

  激战仅仅2个小时,这股日军就被李运昌指挥的第11团歼灭殆尽。根据《八路军—表册》第471页记录,整个战斗中,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一部毙伤日军100余人、毙俘伪军一部,缴获步枪160余支、轻、重机枪12挺、掷弹筒4具,自身伤亡50余人。而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四十六军军史》第29页记载,整个战斗八路军缴获轻、重机枪7挺、掷弹筒2具、长短枪百余支。

  由于日军第7中队、机枪第2中队一个小队被八路军全部歼灭,因此日军部队史里没有详细描述整个作战的经过。

  在《支那驻屯步兵第一联队史》一书中简单地记录道:“激战数小时,终于耗尽了全部子弹。在这次战斗中,第7中队的小川平少尉,永井正雄准尉等46人,第2机枪中队的秋山武之助见习士官、根岸文治军曹等12人壮烈战死。护卫卡车的1个分队摆脱敌人的攻击,随卡车一起回到了沙河驿。第2机枪中队的昭和上等兵等2人,不顾受伤,把枪埋在土中,于次日清晨挣扎走到榛子镇第7中队本部,报告了小川第7中队覆灭的消息。传令兵新井周治一等兵经过殊死的努力,背负中泽小队长直到深夜才挣扎走到沙河驿。”

  日军第7中队被八路军全部歼灭加上之前日军视察团被伏击,战死陆军大佐一名。导致日军第27师团的士气受到很大的打击。

  整个冀东作战中,日军第27师团战死221人,一般日军战史记录的损失都缩水2—3倍,日军第27师团战死人数保守估计为500余人,战伤人数一般为战死人数的2—3倍,那么日军第27师团在这次作战中共伤亡1500余人。日军第27师团在1942年总兵力为14550人,一线人,这次作战直接使日军损失20%的战斗兵力。

  在武汉会战时,面对数十倍兵力于自己的军,第27师团也不过仅仅伤亡2742人。

  在装备上,八路军远远不如部队,连最起码的子弹都缺;在人数上,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也不过三、四千人。但是,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八路军却取得了远超国军的战果。

  对于八路军这次反扫荡战役的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四十六军军史》写道:“1941年至1942年,是敌我斗争空前激烈的时期,也是冀东根据地极端紧张、困难的时期。由于我冀东党政军民在党中央和晋察冀分局的领导下,根据毛主席坚持敌后斗争的战略方针,对敌进行了顽强的斗争,粉碎了敌人数次‘治安强化运动’,渡过了难关,使根据地逐渐走向恢复和发展……打击了敌人气焰,歼灭了大量敌人,积蓄与发展了自己的力量,保卫了根据地。”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gong/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