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剿 >

天涯部落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反围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从一九三二年被夺去军权靠边站,到一九三四年红军长征,一直处于郁闷之中,这两年多时间,他被冷落的无人问津,只好以养病为生,不问政事,这是一种默默的反抗,对于他的处境不满,对于造成他现在状况的人的不满,公开的党史中把这一切责任全算在博古王明身上,不知当时的对于接替他的职务的周恩来有何想法,我们也不好妄加猜测。

  总之在瑞金乡下养病也是一种解脱,有时也可以带上警卫骑上马巡视他所创造的根据地的各个地方,虽然这块土地上的主人已经不是他了,后来对别人说:“从一九三一年到一九三四年,我在中央根本没有发言权。”

  这句充满怨气的话是对谁发的呢?在周恩来到苏区以前,是说一不二的,朱德陈毅只能是听从而已。被领导中心边缘化的,深深地感到失去权力的那种失落的感觉,最为擅长的军事指挥也被朱德周恩来所代替,那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也许从这次挫折中深切的感受到权力的重要性,在的革命生涯中,这是他唯一的一次被赶下台,也是他人生的最低谷。当他在遵义会议后重新走向权力中枢时,他再也没有丢掉手中的权力,他把握住历史给他的机遇,紧紧地把权力掌握在手中,面对一个个的挑战者,他从来毫不留情,把他们纷纷挑落马下,即使自己最为亲密的战友。这是后话。

  人只有在受到挫折时才能思考内心深处的东西,这段低谷对来说是一段财富,他从中悟出了很多道理,从一言九鼎到说无论什么话也没人听,包括他以前的部下,即使他的主张是正确的。

  纵观中国近现代史,满清灭亡前后,孙中山的革命党,军阀纷争的各派,他们身后都有帝国主义的背影,世界列强纷纷在中国寻找代理人,这就是当时中国的政治怪象,孙中山在感到西方国家都靠不住时,投靠了新生的苏俄。依靠苏俄孙中山的才站在了统一中国的高度,成了民国史上的最大赢家。

  而中国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在苏俄的阴影下发展,苏俄专门为中国培养干部,处在婴幼儿阶段的中国,必须的被苏俄哺乳,这些从苏俄取回真经的年青人,靠着国际背景,不用怎么锻炼就掌握了中国的领导权,苏俄的代理机构共产国际,从来就是中国的太上皇,而唯命是从的中国的年轻的领导人毫无主见,一切就像牵线木偶在前台表演就是。

  的力量还不足以抗拒这些来自革命心脏的年轻人,盲从不仅仅是他们,那些跟随上井冈下赣南的老战友也是如此,对于头头是道的洋学生,对于口若悬河的大鼻子洋顾问,他们眼花缭乱,迷失方向,丢掉自我。其实这也不难理解,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屡屡失败,崇洋媚外已经形成了社会风气,在没有找准中国革命发展道路的时候,这很正常。

  周恩来在他的一生中,担任过军队重要职务,特别是建国前,从八一南昌起义开始他一直是中共中央的军委负责人,对全国各个根据地的军事指挥做过指导性指示,包括朱毛的一方面军。到了中央苏区以后,直接替代了的职务,开始具体的指挥红军战斗,这个时候作为左倾代表的王明主义还没有来到苏区,当然党史中经常出现的王明机会主义路线,成了一切错误的代名词,这些一股脑的装进王明的机会主义大肚子里的做法,可以免去一切麻烦,这也是我们现在史观的常用作法。

  周恩来的军事指挥能力是可以否定的,这是历史事实,但在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他和老搭档朱德共同参与指挥,取得了胜利,后来的党史中说这是朱德和周恩来继续沿用了的战略战术,才取得胜利,后来人们都认为是这样的,不会怀疑其正确性。

  此时已经靠边站,托病隐居在长汀福音医院,当然不会参与指挥。关于党史中把这反围剿的胜利归功于正确贯彻军事思想,的老战友何长工在1978年11月10日有一段话提出了反驳意见:“我们要特别强调总司令在这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中的作用。有的书上说,由于许多干部受到毛主席的战略思想的影响,所以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他们为什么不提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朱总司令呢?离开了总司令谁去指挥?你把总司令摆在一边,谁下命令?第四次反围剿把总司令放在一边行吗?在讲第四次反围剿时,许多人不提总司令,我说他们别有用心,割断历史。”

  在一九三三年的这个节点,当时已经靠边站,而李德等人还没有到中央苏区,周恩来到根据地才一年,刚刚担任总政委,对部队不十分了解。所以四次反围剿的指挥主要是由朱德来完成的,朱德也不负众望,他以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这次反围剿歼灭了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三个师,心痛的蒋介石哀叹道“此次挫折,凄惨异常,实有生以来唯一之隐痛!”

  那么无论人们如何争论此事,但四次围剿的指挥的确是朱德和周恩来的杰作,至于谁其主要作用,倒不重要,主要的是周恩来在以后的军事生涯中鲜有值得赞赏的战役,倒是要为五次反围剿失败负责任。

  在病中听到四次反围剿胜利的消息后,并没有感到高兴,他的病情反而加重了,以他的政治敏感性,他知道这次反围剿胜利对他来说是一次打击,因为他一贯的军事思想:游击战争,被否定了,之前所谓的左倾主义一直在批判的军事思想,有了这次反围剿的胜利,岂不更有说服力了?他的威望比他被撤职时更是一落千丈了,他也更加孤立了,反而他的老战友朱德和刚到苏区的周恩来声望如日中天,他岂能不病吗?

  反围剿后的总结大会,更是把的游击战争批为过时的胆怯的游击主义,红军已经不需要这样的战略战术,因为在四次反围剿战争中,朱德和周恩来运用运动战打败了精锐的蒋介石嫡系部队。

  需要知道的是蒋介石匆匆结束此次围剿,主要是日本人大举进攻关内,著名的长城抗战开始了,他无暇顾及南中国的武装。

  自革命以来,这是他第二次失落,第一次是四军八大被陈毅朱德赶下台,但那是一次短暂的权力交接,很快随着朱德陈毅出击赣南失败,又很快的掌握了军事指挥权。这次不同的是离开了的日子里,朱德照样打胜仗。由此可见的情绪是如何低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骑着马到苏区各地去指导地方工作。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jiao/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