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剿 >

解放兰州战役有和平解决的地区吗?

归档日期:08-29       文本归类:反围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文学行家采纳数:13600获赞数:82594坦然应对一切。向TA提问展开全部解放兰州战役有和平解决的地区的。

  解放军攻占兰州后,往西宁北部方向逃窜的残敌2000余人,在敌第八十二军副军长赵遂率领下向我投降,青海全境遂获解放。

  赵遂,汉族,1914年生,1943年9月调升第40集团军(总司令马步芳)少将副参谋长,1945年10月10日获得忠勤勋章。1949年9月8日向解放军投诚。11月参与组织叛乱。1950年3月再次向解放军投诚。1951年6月30日在青海西宁被枪决。

  兰州战役,是1949年8月至9月发生在中国甘肃及青海地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同西北中华民国国军进行的一场战役。解放军最终占领兰州和西宁,控制全部青海。

  兰州战役是我军为解放全西北而与敌进行的一次决战,也是西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第一野战军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共歼灭军马步芳部42360人,其中俘敌24630人,毙伤13480人,起义1250人,投诚3000人,这一胜利,使西北其他反动军队完全陷入分散、孤立的境地,而且彻底粉碎了政府利用“二马”盘踞西北作最后挣扎的企图,打通了进军青海、宁夏和河西走廊的门户,为新疆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解放铺平了道路。

  1949年7月,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指挥第一野战军在陕西省扶风、眉县地区重创军胡宗南集团4个军,将其赶到秦岭及其以南地区后立即挥师陇东、平凉,追歼青海马步芳集团和宁夏马鸿逵集团。在解放军穷追猛打下,青马退守兰州,宁马退守宁夏。为了阻挡解放军解放大西北,由南京逃亡到广州的政府,紧急召集马步芳、马鸿逵、胡宗南,举行西北联防会议拟制了所谓兰州会战计划。即以马步芳集团依托兰州固守,吸引和消耗解放军主力,会同马鸿逵、胡宗南两集团,夹击第一野战军于兰州外围。兰州,因地处皋兰山而得名,古称皋兰。是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是西北政治、军事中心,地理上也是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四省的枢纽。兰州城北面是黄河和北塔山,东、南、西三面环山,东西长20公里的南山,是全城的天然屏障。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军就在兰州构筑了国防工事。后来,马步芳又进行加修加固,形成坚固的防御体系。主要阵地构筑了钢筋水泥碉堡群。外斜面有环形人工削壁一至二道,高6至10米,削壁腰部修有暗藏的侧射火力点,削壁外有两层3至6米的外壕,壕内遍布地雷,铁丝网。阵地之间有公路、交通壕连接。马步芳视兰州会战成败为其生死存亡的关键。为死守兰州将主力几乎全部集中兰州,屯集了大量粮食、弹药并作了精心周密的部署。以战斗力最强的两个军和两个骑兵旅,共5万余人,重点守备南山各要点与城区;以两个军3万余人,控制在兰州东北的靖远、景泰黄河两岸地区,保障兰州左翼安全;以新编成的骑兵军2万余人,控制在临洮,临夏地区,保障兰州右翼安全。青海马步芳集团是以家族世袭统治和宗教控制为特点的封建军事集团。是一支慓悍的异常凶残野蛮的有战斗力的部队。1936年红军西路军向甘肃西部进军中,遭到马步芳骑兵部队的围攻,损失惨重;1948年5月,西北人民解放军在陇东地区险遭胡宗南、马步芳的联合夹击。由于没有受到人民解放军的歼灭或歼灭性打击,马步芳等人气焰十分嚣张,宣称兰州是攻不破的铁城。敌人胆敢进攻兰州,本署以诱敌于有利地形与之决战,凭天然屏障与既设阵地,举全力一鼓而歼灭之。夺取兰州,是人民解放军解放大西北必须进行的一个作战。马步芳决心守兰州,这是人民解放军求之不得的。彭德怀说:我们不怕他守,而是怕他跑掉。如果他真的不跑,就到了我们把他消灭的时候了。8月4日,第一野战军发布进攻兰州的作战命令。以第18兵团留置宝鸡,天水地区,继续钳制胡宗南集团,保障野战军左翼及后方安全;以第19兵团一部进至固原、海原地区,钳到马鸿逵集团,保障野战军主力右翼安全;以第1兵团攻取武山、陇西、临洮、临夏,得手后北渡黄河,直逼青海省省会西宁,截断兰州敌军退路;以第2、第19兵团5个军近15万人,沿西安兰州公路,分南北两路西进,直取兰州。8月21日,第2、第19兵团出动9个团的兵力,对兰州外围诸要点发起攻击,敌军凭借坚固工事和有利地形,以猛烈火力顽抗,并趁机向解放军的侧翼实行反冲击。解放军激战一日,不仅没有夺取一个阵地,而且消耗了大量弹药和人员较大伤亡。就在部队强烈要求继续攻击时,彭德怀断然下令全线停止攻击。他认为攻击受阻,主要原因一是轻敌,准备不够,步炮协同不好,二是敌人工事坚固,敌人顽强。为此,他要求各部队深入进行思想政治动员,克服急躁轻敌情绪,认真总结经验教训,仔细侦察地形敌情,开展军事民主,研究进攻的战术,扎扎实实做好准备工作,待命总攻。8月23日,致电彭德怀,马步芳既然决心守兰州,有利于我军歼灭该敌。为歼灭该敌起见,似须集中三个兵团全力于兰州战役。并须一次打不开而用二次、三次攻击去歼灭马敌和攻占兰州。遵照的指示,在摸清了敌人的部署、工事构筑和地形情况以及马步芳的作战特点后,彭德怀重新调整了部署。8月25日拂晓,攻城部队发起总攻。经过非常激烈的战斗,攻占被称为兰州锁钥的沈家岭、狗娃山、古城岭、马架山和皋南山最高峰营盘岭。兰州城直接暴露在解放军的炮火之下。与此同时,第1兵团解放临夏。马步芳深感后方空虚,老巢难保,急从兰州抽调两个骑兵旅回防西宁。同时派亲信到宁夏求援,并急电广州政府,火速督催胡宗南、马鸿逵出兵解围。但是马鸿逵、胡宗南此时都已自身难保,为保存自己实力,他们不肯出动一兵一卒去帮助马步芳。担任兰州城防指挥官,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见外围主阵地一日之内相继失守,伤亡又惨重,外面援军无踪无影,同其父密商后,决定于25日乘夜幕全线秘密通过黄河铁桥,向西宁方向撤退。但是,除马继援等人率一部逃走外,因黄河铁桥迅速被解放军控制,余部成了瓮中之鳖。至26日12时,解放军全歼兰州残敌,解放兰州。兰州战役,是西北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第一野战军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歼灭敌人2.7万余人,消灭了马步芳集团的主力,打开了进军青海、宁夏、新疆的门户,加速了西北解放战争的胜利进程

  展开全部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遵照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的指示,为解放兰州,打开进军新疆、宁夏的道路,决心发起兰州战役,求歼青海马步芳部主力。

  以第19兵团之第64军进至固原、海原地区钳制马鸿逵部,使其不能出援兰州;以第18兵团(欠第62军)及第7军在宝鸡天水地区,钳制胡宗南部,保障主力侧翼安全;以第19兵团主力为右路军,由静宁沿西(安)兰(州)公路经定西向兰州城东进攻,以第2兵团为中路军,由通渭经定西以南直取洮沙后,再由南而北向兰州进攻,以第1兵团附第62军为左路军,由秦安、甘谷经陇西、渭源占领临洮,渡洮河攻占临夏、循化,尔后北渡黄河直取西宁。

  12日,第一野战军主力分由集结地向兰州、西宁攻击前进。16日,第19兵团攻占定西,第1兵团攻占临洮,第2兵团攻占榆中。20日,第1兵团主力西渡洮河,直取临夏,并向西宁进军。第2、第19兵团进至兰州外围。21日,解放军攻城部队向兰州东山、南山等阵地发起进攻,因准备不充分,攻击受挫,遂进行3天准备。25日拂晓,再次发起攻击,激战竟日,黄昏时攻占南山、东山各主要阵地。马步芳军守城部队全线撤退,解放军各攻击部队乘胜追击。26日2时,第2兵团攻占兰州西关,并抢占黄河铁桥,切断马步芳部退路,并迅速攻入城内与守军展开激烈巷战。至26日午时,肃清城内守军,第19兵团主力全歼东关守军。

  至此,兰州解放,马步芳部2.7万余人被歼,其余守军分别向永登、西宁逃窜。左路军第1兵团于攻克临夏后,由永靖、循化间北渡黄河,直取西宁,马步芳飞逃广州。

  以北的残敌2000余人,在敌第八十二军副军长赵遂率领下向我投降,青海全境遂获解放;在此期间,胡宗南为策应马步芳部作战,以4个军向西和、宝鸡、虢镇进攻,第18兵团向其展开反击,歼胡宗南部3700余人,迫其南撤。第64军在海原地区将马鸿逵部援兰兵团阻于海原以北地区。

  兰州战役是我军为解放全西北而与敌进行的一次决战,也是西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第一野战军以伤亡8700余人的代价,共歼灭军马步芳部42360人,其中俘敌24630人,毙伤13480人,起义1250人,投诚3000人,这一胜利,使西北其他反动军队完全陷入分散、孤立的境地,而且彻底粉碎了政府利用“二马”盘踞西北作最后挣扎的企图,打通了进军青海、宁夏和河西走廊的门户,为新疆乃至整个西北地区的解放铺平了道路。

  展开全部兰州战役,人民解放军与作为在西北地区的最高统治者的青马集团在兰州一决胜负,坚决的青马集团拼死抵抗而被歼灭,在整个战役中,没有战场起义。

  兰州一战,给青马集团精锐以毁灭性的打击,使其陷于分散并各自孤立的境地,丧失了组织任何战役的能力;使人民解放军在西北地区对敌进行军事打击的同时实施政治瓦解取得成功,部分省市和平解放成为可能。

  兰州决战前,指出:对马步芳必须歼灭其主力!同时要求兼取政治方式解决。

  于1949年8月6日致电彭德怀、贺龙、,提出了用战斗方式兼取政治方式解决西北敌军的行动方针。指出:“现在西北敌军分向汉中兰州宁夏三处退却,我军亦须分为三路解决退敌”、“除用战斗方式解决外,尚须兼取政治方式去解决”,“我们认为西北地区甚广,民族甚复杂,我党有威信的回民干部又甚少,欲求彻底而又健全又迅速的解决,必须采用政治方式,以为战斗方式的辅助。” 针对坚决的青马反动势力进行军事歼灭,指出:“对马步芳必须歼灭其主力”!

  兰州战役结束后,彭德怀在展开战略追击的同时,组织实施了强大的和平政治攻势:

  1、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新疆警备司令兼河西警备司令陶峙岳接到于1949年9月21日通过张治中转交的关于对周嘉彬、黄祖勋两军不采取歼灭方针而采取和平改编方式的信后,立即派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于9月22日从迪化赶往酒泉,求见解放军一兵团司令员王震,表明和平解决河西的愿望,经具体会谈,9月24日,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参谋长彭铭鼎、第八补给区司令曾震五、河西警备司令部参谋长汤祖坛等在酒泉率部3万余人起义,接受和平改编。

  2、驻守武都的一一九军军长王治歧、副军长蒋云台面对解放军南进大军的攻势,经中共甘工委派员争取,于12月9日率部8700多人起义。

  3、针对宁马内部马鸿逵、马鸿宾历来不和且马鸿宾较马鸿逵开明进步的实际情况,解放军十九兵团在通过金积、灵武等战斗对宁马主力一二八军予以歼灭从而使宁马防线全面崩溃的情况下,经过多方争取劝说,迫使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马鸿宾之子)、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先后于9月19日、20日接受和平改编。23日,十九兵团司令员、政委李志明与宁夏方面军政代表卢忠良、马光天、马廷秀分别在《和平解放宁夏问题之协议》上签字。

  4、兰州战役结束后,新疆境内整编七十八师师长叶成、整编骑兵第一师师长马呈祥等主战、警备司令陶峙岳、新疆省政府主席鲍尔汉、迪化市市长屈武等主和,、周恩来等通过张治中对陶峙岳等人开展统战工作,主战派叶成、马呈祥等人在河西走廊解放、马步芳残部起义、投诚的情况下见大势已去,先后于9月24、25日离开迪化逃往印度。9月25日、26日陶峙岳、鲍尔汉先后代表新疆军政通电起义。

  上述资料:援引自《兰州战役在大西北解放进程中的地位和作用》2015-11-03 08:38:20 来源: 兰州党史网;网址:

  展开全部兰州战役于49年8月12日发起,8月21日进攻东山、南山阵地失败,不得不全线日胜利结束。

  由于兰州是二马的统治核心,加上,8月21日的失利。兰州战役中战场起义的仅千余人。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jiao/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