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剿 >

列举红军长征在遵义的相关传奇性故事

归档日期:08-30       文本归类:反围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936年8月,红军到达陕北一年多后,和联署,向参与长征的同志发起征稿启事。号召写回忆录,目的是争取外国人对红军的物质援助。这在长征结束后本就有计划,但因军事紧张而暂时搁置。陕北局面出现转机之后,为向国际宣传红军和争取募捐援助,所以发起集体创作。

  经过三个月后,共收到稿件200余篇,约50万字。左翼作家丁玲和参加过长征的成仿吾参加文稿的编辑工作,而全部工作则由军委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徐梦秋负责。最后徐梦秋还撰写《关于编辑的经过》,直到1937年2月22日全书完成,取名为《二万五千里》。不过为避免刺激,顾全统一战线年底才出版,更名为《红军长征记》,但也只是作为“党内参考资料”。

  《红军长征记》是长征亲历者在长征结束一年多之后写下的回忆文字,记忆犹新,撰文的也大多是记忆力好的年轻人,因而是一部关于长征的最早的真实记录。斯诺著《红星照耀着中国》的许多素材皆取之于这本书。此书到1954年更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在内部发行的《党史资料》上发表时,删除了何涤宙《遵义日记》、李月波《我失联络》、莫休《一天》等5篇文章。1955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选本《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也没有收入何涤宙《遵义日记》等5篇。

  为什么要删掉何涤宙的《遵义日记》呢?其实看看他在日记里写了什么就知道了。

  何涤宙的《遵义日记》详细写到他在遵义的十天生活。这十天没有行军打仗,是他在长征期间难得的惬意时光。

  第二天,进街上馆子。何涤宙约同萧、苏、冯三同志去逛街买东西后,一起到遵义规模最大的川黔饭店点了辣子鸡丁,醋溜鱼,血花汤等六七个菜。一盆辣子鸡丁堆得满出来,大家都很满意。

  第三天,何涤宙去了土豪家,搬到了一个蒋师长的公馆去住,那是遵义算得数一数二的漂亮洋房子。何涤宙的房间可以看见整个遵义城,他烧着白炭,靠在摇椅上,看着土豪家拿来的画报,感觉自己是个“布尔乔亚”(资产阶级)了。

  第四天,街上闹哄哄的挤满人在欢迎朱毛。第六天,他又到川黔饭馆去吃辣子鸡丁,不过其中一半是白菜,何涤宙还跟伙计理论,伙计答应明天一定做好。第七天的时候,何涤宙再到川黔饭店吃辣子鸡丁,这次少得连盘子底都铺不满,并且大部分是猪肉,何涤宙和朋友决定以后不来吃了。

  第七天上午,何涤宙还把组织分配的打土豪获得的一件皮袍送去裁缝店改做皮衣,结果袖子没有皮,长只到膝盖,裁缝偷工减料,何涤宙大为生气,争论过后裁缝愿意赔布。

  第八天晚上开同乐晚上,和女学生跳舞,何涤宙说大家都兴高采烈,认为当晚最精彩的就是女学生跳舞出台。何涤宙的萧队长还跳了莫斯科带来的高加索舞,何涤宙觉得女学生算是今天开了洋荤。

  第九天准备行动。第十天,天未亮就告别遵义,土豪家搬来的东西送给群众,何涤宙穿上遵义的纪念品“大衣”,又开始上路了。

  红军在遵义的十天,正是中共历史上有名的“遵义会议”召开之后,上层在生死攸关的转折点上政治斗争,但基层的红军却过上了几天“小布尔乔亚”生活。

  《遵义日记》的作者何涤宙懂外文,爱打球,也会享受,是一名有文化的教员,原是第五十二师工兵营少校营长,黄埔军校第二期学生,曾在红军大学讲苏军条令。他是在与红军作战中被俘,才参加了红军。何涤宙是一个工兵专家,在长征途中的主要贡献就是架桥。何涤宙一度担任过红军大学的教务部主任,但最后却不知所踪,据萧劲光回忆,后来到了抗日战争时期,何涤宙说要去大城市看病,到武汉以后不辞而别,离开了革命队伍。

  红军长征在遵义另一件比较有名的事,也就是用茅台酒泡脚。现在茅台集团都已将此事作为《红军与茅台酒》的红色历史故事写进了茅台酒厂文化中。

  在长征结束后征集的回忆文章中,其中有一篇题为《茅台酒》的文章,是时任红一军团教导营教员熊伯涛写的。文章写到,还离茅台有五六十里的时候,很多人就在打听“茅酒”的消息,特别是在没收土豪财物时。进遵义前有不少人在泥滑路中跌跤,互相之间也以“明天拿前面的茅台酒来滋补一下”作为安慰。到茅台镇时,看见“成义老烧房”里面摆着上百口可装二十担水的大缸,还有几千瓶已装好的。熊伯涛和他的战友们喝了个够,还用衣服包着三瓶酒带走。

  除了熊伯涛的回忆外,红军一些高级将领也有回忆文字。据长征时任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政治委员的杨成武回忆,打下遵义后,从土豪家里没收来的财物、粮食和茅台酒除了分给群众,留了部分给部队。“时候,我们指战员里会喝酒的,都过足了瘾,不会喝酒的,也都装上一壶,留下来擦脚活血,舒舒筋骨……”

  在遵义会议后调任一师参谋长的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十六日攻占仁怀。这里是举世闻名的茅台酒产地到处是烧锅酒坊,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醇酒的香。尽管戎马倥偬,指战员们还是向老乡买来茅台酒,会喝酒的细细品尝,不会喝的便装在水壶里,行军中用来擦腿搓脚,舒筋活血……”

  长征时任红三军团教导营政治委员的李志民在回忆录中的写得更为丰富。当时有战士想到白酒能舒筋活络,连日行军打仗两条腿都跑得酸疼麻木,于是用茅台酒擦擦腿脚。消息传开后,有战士拿脸盆找酒窖去打茅台酒,还把酒盛在脸盆里,轮流泡脚,互相接摩揉搓。李志民的警卫员也给他打了半脸盆茅台酒来,不过却被李志民批评了,警卫员还争辩说“兄弟部队早用这个办法泡脚了,你还批评我”。

  何涤宙的《遵义日记》等文章被删除,是因为按照50年代宣传工作者的思维逻辑,发现当年参加长征的红军干部的某些叙述,已经和当时宣传的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卓绝的叙述典范不相容。建国之后,人们对长征的认知已逐渐程式化,删除这些与主流表述不相符的文章,也就“合情合理”。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jiao/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