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 反围剿 >

红军的四次反“围剿”是怎么回事?

归档日期:09-06       文本归类:反围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早在一九三二年五月,反动派就开始准备对各根据地红军发动第四次“围剿”。

  这次“围剿”,敌人采取的战略是逐次转移重点,实行各个击破,即首先集中兵力进攻鄂豫皖、湘鄂西根据地,得手以后,再转移兵力完成对中央根据地的包围,转入“围剿”的第二阶段,对中央根据地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进攻,达到围歼中央红军的狂妄目的。

  为此,蒋介石于一九三二年五月,自任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在准备对我鄂豫皖、湘鄂西根据地发动“围剿”的同时,又组成以何应钦为首的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

  指挥江西、广东、福建以至湖南的军队,牵制削弱中央苏区红军的力量,配合北线作战,并为大举进攻中央苏区作准备。

  第四次反围剿是1932年12月,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调集近40万兵力,准备对中央苏区发动的第四次“围剿”。

  其部署是:以陈诚指挥蒋介石嫡系部队12个师16万余人为中路军,分3个纵队,担任主攻任务;以蔡廷锴指挥第19路军和驻闽部队为左路军,以余汉谋指挥的广东部队为右路军,负责就地“清剿”,并策应中路军行动。

  第四次反围剿,当时毛主席已被撤销红军总政委的职务,而李德等人尚未来得及直接掌控军事指挥权,周恩来刚刚担任总政委,对部队和敌情尚不十分了解。所以,重任自然就全部落在了朱老总的肩上。

  朱老总不负众望,以他一贯的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指挥红军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

  中央苏区第四次反围剿是历次反围剿战役中取得战果最大的一次,消灭敌人三个师,缴枪万余支,大炮40门,新式机枪300余挺,这是前所没有的。

  战后,红军学校开办了“机关枪训练班”,朱老总亲自到训练班讲话,鼓励学员。校长指示红军学校俱乐部主任兼特科大队政治委员赵品三编写了一本《机关枪教程》作为训练班学员的教材。

  展开全部1932年6月,蒋介石调集50万大害,亲任总司令,对红军发动了第四次围剿。此次围剿,实行了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总体战方针;同时决定围剿分区进行,以左路军10万人进攻湘鄂西苏区和红军,以中、右两路30万人进攻鄂豫皖苏区和红军,以另10万人先对中央苏区和红军实行经济封锁。达到目的后,再集中力量围剿中央苏区和红军。为摧毁苏区消灭红军,蒋介石还制定稳打稳扎、分进合击的战略和纵深配备,并列推进,步步为营,边进边剿的战术;并强调实行连坐法,编组保甲,组织团练,全面进行反革命动员。

  1932年6月,军首先向鄂豫皖苏区和红军发起了第四次围剿。面对敌军即将到来的大规模围剿,鄂豫皖苏区党和红军的主要负责人张国焘,被红四方面军刚刚取得的4次进攻战役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认为围剿已被根本打破,军不堪红军一击,因而多次拒绝停止进攻作战转入反围剿准备的建议,命令部队进攻麻城,企图实现会师武汉的冒险战略。8月上旬军发起围剿,乘虚深入苏区中心区域,占领了红安、七里坪。张国焘命令红军从麻城撤围,迎击军主力。已苦战月余的红军,在冯秀驿、七里坪地区堵截军精锐部队,经顽强苦战,虽重创敌军,但自身伤亡严重。此后,红军与敌在新集以北浒湾地区苦战5昼夜,遭敌三面包围,被迫撤离豫东南,转移至黄安。10月上旬,敌军三面包围黄安。此时,张国焘认为红军在苏区内战斗已无胜利希望,率红四方面军主力退出鄂豫皖苏区。途中,红军在枣阳以南进行了两次战斗,谋略通过外线作战摆脱被动、打回苏区,但都未 达到预期目的。至此,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失败。

  留在鄂豫皖苏区的部分红军和地方武装,相继组成红25、红28军,顽强坚持与敌人的围剿、清剿作斗争。后两军合编为红25军,在徐海东、吴焕先等率领下继续战斗。

  张国焘的错误引起红四方面军干部战士的不满。1932年12月上旬,红四方面军主力围战至陕西城固西北小河口。在以曾中生为代表的一些高级干部要求下,成立了红四方面军前敌委员会。这对张国焘的独断专行起了一定制约作用,也有利于从实际出发确定红四方面军的行动。1933年2月,红四方面军在敌人兵力空虚的川陕边地区建成了以通江、南江、巴中3县为中心的川陕苏区。

  1932年7月,军向湘鄂西苏区和红军发动了第四次围剿。在此之前,以夏曦为书记的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积极贯彻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指令红3军转变到大规模的平地战、城市战,为夺取中心的城市而斗争。红3军与优势之敌激战损失严重。与此同时,中共湘鄂西分局又进行错误的肃反,严重削弱了红军战斗力。

  7月中旬,进剿的敌军占领襄北,随即围剿洪湖苏区中心区域。湘鄂西分局由冒险进攻转为消极防御,拒绝转移外线机动作战以打破敌军围剿的正确意见,命令红军主力重返襄北牵制敌人,并在苏区内构筑碉堡,分兵把口,用阵地战阻挡敌军。苏区军民虽顽强抵御,并展开局部反击,但大多失利,伤亡惨重。最后,洪湖苏区陷入敌手,湘噪声边、襄枣宜、鄂西北等苏区也相继被敌人占领。至此,整个湘鄂西苏区全部丧失,第四次反围剿斗争终于失败。

  10月下旬,中共湘鄂西分局率红3军向湘鄂边转移。经长途转战,于1933年初到达湘鄂边的鹤峰、桑植地区。接着,中共分局又进行了错误的肃反,并命令红军向强敌进攻。结果作战受挫,在鹤峰建立苏区的计划未能实现。军调集重兵,从三面向红军发起进攻。苦战半年后,红3军又于1934年2月向湘鄂川黔边转移。

  左倾错误不仅造成了湘鄂西苏区和红军反围剿斗争的失败,也使红军蒙受惨损失。红3军广大干部战士对此日益不满。1934年6月,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在贵州沿河县枫香溪召开会议,初步批判了分局主要领导人的左倾错误,决定加强部队建设,创建新苏区。9月,黔东北苏区基本建成。

  蒋介石将红四方面军主力和红3军逼出鄂豫皖与湘鄂西苏区后,于1933年初,集中40万兵力,进攻中央苏区和红军。其作战方针为分进合击,分三路向南丰、广昌推进,企图一举消灭红军。此时,红一方面军已发展到7万人,但连续6次进攻作战使红军缺乏休整和反围剿的充分准备;鄂豫皖、湘鄂西苏区的失败,使中央苏区在战略上失去了三足鼎立、互相支撑的有利格局;特点是1933年初,临时中央从上海迁入中央苏区,其冒险主义军事战略得直接在红军中推行,对敌斗争经验丰富的又被迫离开了红军领导岗位。这一切,增加了中央苏区第四次反围剿斗争的困难。

  2月初,军第四次围剿即将发起,苏区中央局决定,红一方面军区渡抚河攻打敌军重要据点南丰,以先发制人,打破敌人的围剿。周恩来多次力陈攻打南丰的不利,建议抓紧进行反围剿准备,求得在抚河东岸以运动战歼敌。但遭到苏区中央局拒绝。

  南丰城池坚固,红一方面军强攻不克。敌援兵向南丰迅速推进,企图围歼红军于南丰城下。周恩来、朱德于12日果断决定,对南丰改强攻为佯攻,主力迅速脱离战场准备打援。但援敌兵力集中,不易攻击。于是决定撤围南丰,以一部兵力向黎川佯动,方面军主力秘密转移至苏区内部待机歼敌。这是红军由被动转为主动的关键一着。

  苏区人民严密封锁消息,敌军因情况不明,遂以3路纵队紧跟红军佯动部队之后向黎川方向追击。开进途中,敌第1纵队态势孤立。红一方面军主力抓住战机,在黄陡、霍源地区选择有利地形秘密设伏,一举歼灭敌军近两个师。随后,迅速撤回苏区内隐蔽待机。

  敌军遭受沉重打击后,将分进合击改为中间突破,分前、后纵队,交替掩护,向广昌攻击前进。红一方面军以一部兵为伪装主力,进至广昌西北地区,积极活动吸引敌人,主力则在山路崎岖、丛林密布的草台岗、徐庄地区隐蔽设伏。敌军果然中计,前纵队加速向广昌推进,势力单薄的后纵队逐渐与前纵队拉开了距离。当敌后纵队进至草台岗、徐庄地区时,前纵队已远在前方50公里外。隐蔽设伏的红军迅即发起攻击,将敌后纵队分割包围,于3月21日歼敌1个师。各路围剿军闻讯纷纷后撤,对中央苏区和红军的第四次围剿宣告破产。

  黄陂、草台岗两仗,创造了红军大兵团伏击战的典范,共计歼敌3个师。这一胜利再次表明,在强敌进攻面前,应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主动退却,保存军力,在运动之中造成敌人过失,依托根据地寻机歼敌,是红军行之有效的作战原则。

  在对中央苏区和红军进行第四次围剿时,对周围的湘鄂赣、湘赣、闽浙赣苏区和红军也发动了围剿。这些地区的党组织,领导地方武装和游击队袭击和牵制敌人,主力红军转至外线,寻机求歼小股红军,巧妙地对付敌军的围剿,也配合了中央苏区和红军的反围剿作战。随着进攻中央苏区和红军的敌围剿军的撤退,进占这些地区的敌军也先后撤走。

  展开全部1930年冬,中国六届三中全会后,皖西地区党组织积极纠正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错误,而蒋、阎、冯军阀混战蒋介石获胜,使蒋介石有了围剿红军的力量和时机。于是,蒋即着手部署对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

  1930年12月上旬,鄂豫皖三省“围剿”军共集结8个师3个旅近10万兵力,发动了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12月30日红一军属部红一师和红二师痛击敌四十六师与六安香火岭,为粉碎第一次“围剿”奠定了胜利的基础。红一军与红十五军于1月中旬在麻城福田河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邝继勋任军长,余笃三任政治委员。2月退守六安第四十六师以第一、第二营为骨干武装起义,捣毁了六安县政府,取得胜利。至此对皖西苏区发动的第一次“围剿”被彻底粉碎。

  1931年3月下旬,蒋介石限令5月下旬“完全肃清” 鄂豫皖区红军。围攻兵力达11个师,约13万人。4月13日军占领独山,14日占领诸佛庵,15日占领麻埠。25日红十一师及红十师第二十九师猛攻独山镇,全歼守敌。诸佛庵、麻埠守敌逃回霍山。至5月下旬,共歼敌5000余人,取得第二次反“围剿”斗争的胜利。

  1931年10月在六安麻埠成立了红二十五军,邝继勋任军长,王平章任政治委员。11月7日红二十五军和红四军合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近3万人。

  红四方面军成立后于1931年11月10日发起黄安战役,历时43天,歼敌15000余人;1932年1月19日发起商潢战役,历时10多天,歼敌5000余人。1932年3月21日,率部包围了六安苏家埠等敌据点,用围点打援的战术,历时48天,歼敌30000余人,生擒总指挥厉式鼎,解放了淠河以东的广大地区,取得了第三次反“围剿”斗争的胜利。

  1931年7月~9月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江西省南部地区,反击军30万兵力对中央苏区围剿的战役。蒋介石亲任总司令, 赶赴南昌指挥,并请德、日、英军事顾问参与战事筹划。红军第一方面军30000人,在指挥下,仍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避敌主力,共歼敌7个师,17个团,俘15000余人,缴枪20000 支。第三次反“围剿”取得重大胜利。

  1932年12月,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调集近40万兵力,准备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其部署是:以陈诚指挥蒋介石嫡系部队12个师16万余人为中路军,分3个纵队,担任主攻任务;以蔡廷锴指挥第19路军和驻闽部队为左路军,以余汉谋指挥的广东部队为右路军,负责就地“清剿”,并策应中路军行动。1933年1月底,蒋介石到南昌亲自兼任赣粤闽边区“剿匪”军总司令,指挥这次“围剿”,决定采取“分进合击”的方针,企图将红一方面军主力歼灭于黎川、建宁地区。

本文链接:http://aipmtguess.com/fanweijiao/609.html